老包專欄
  • 野蠻基因可休矣【2010/11/17】
    • 親愛的讀者,下星期五都選舉就要投票見真章了,完全執政、一黨獨霸的國民黨,由於當家能力太差,逐漸被民眾看破手腳,以致氣勢相當疲弱;雖說選舉結果仍屬未知數,但執政黨已經有點沉不住氣,開始怨天尤人,除了運用檢調威嚇網路言論(廖小貓事件),更在炮製一個圍剿台派媒體的「三明治事件」,執政格調淪落到這個地步,實令人不敢恭維。
  • 揮不走蒼蠅的感覺【2010/11/10】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檢調單位運用國家公權力,揚言偵辦網路Kuso影片創作者廖小貓的政治評論事件,基本上就是威權遺孽透過完全執政優勢,試圖顛覆台灣民主價值的馬氏時代症候群。藉此事件,我提醒年輕世代,言論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是要去付出、爭取,點點滴滴累積下來的;而爭取言論自由的道路,卻又是孤單寂寞且充滿風險的。
  • 威權遺孽【2010/11/04】
    • 親愛的讀者,在最近的文章中,我提到有中國人血統的兩個政權──中國共產黨政權與中國國民黨馬英九政權,在社會轉型的浪潮中,都不肯站在人性文明提昇的一邊,反而試圖以威權主義來扼殺文明價值。共產黨政權把一個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同胞菁英(劉曉波),以言論罪持續關在牢裡;而復辟的國民黨政權,試圖毀棄已有二十年民主根基的台灣價值,將完全執政的能量,化為肅殺之氣,而施行化獨漸統的親中政策,更讓人意會其崇尚專政中國價值的本質。
  • 難以跨越的「一念之間」【2010/10/13】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台灣媒體生態的變革,其重要性如同「二次寧靜革命」,而如果我們的政治菁英沒有這些認識,台灣民主深化的工程將受到嚴重衝擊;縱使在某些選舉戰役取得形式上勝利,改革熱能也如「在沙灘蓋城堡」,到最後又是白忙一場。
  • 莫在沙灘蓋城堡【2010/10/06】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年輕世代在最近的選舉中,態度上較傾向支持民主派綠營,是台灣民主很重要的進化訊號。而這一項民主成果,證明我們二十年來在民主工程上的心血付出,並沒有白費;但另一方面,年輕世代習慣使用網路媒介,這也使得他們較不易受到傳統主流媒體的宰制,而能發揮自由意志,去親近民主派。
  • 向年輕世代致敬【2010/09/29】
    • 親愛的讀者,上次談到台灣的民主進程,如同迂迴的登山道路;只要大家堅信民主價值,就能往上爬升,但由於各方面條件的生嫰,進程不會太快,甚至有時還會讓人產生回到原點的錯覺。
  • 完美切割術【2010/09/08】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二十多年前我在專欄中,以「共犯結構」來描述外來政權所創造的政商勾結文化,以及利用媒體進行奴役民心的邪惡工程,最近隨著老K政治復辟的腳步,又重現江湖。我有感於這種外來政權邪惡文化的猖獗,又知道這一批人卻又成為中國視為至寶的盟友,因而為十幾億的中國人感到可悲;相對的,在既有的民主基礎上,我們有機會將這些邪惡因子掃除,則善良的台灣人算是民主有幸了。
  • 民主有幸【2010/09/01】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統派藍營最近雖然原形畢露,把納稅人當成冤大頭的醜聞一件件曝光,以致聲勢較為疲弱;但台派綠營千萬不能志得意滿,一定要記住自己始終處於以小搏大的政經環境之中,稍有不慎,東山再起的機會又會流失。
  • 政治節奏的經營【2010/08/25】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綠營要對抗家大業大的藍營,基本上要掌握以小搏大的精髓,那就是團結再加上政治節奏的經營。以小搏大的條件,在往昔碰到扁家政治土石流時,談了也是白談,現在則是可以認真面對的時機,我在後面會進一步分析。但首先來看看藍色集團那些當權者,是如何在羞辱我們這些納稅人。
  • 以小搏大的條件【2010/08/18】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追求知識,乃在協助我們認識事物的本質。而從事物的本質來看,現在發生的楊秋興事件,或一年多前發生的陳唐山事件(流產的黨變事件);都和主流媒體違背知識使命,從中刻意操弄有關。
  • 事物的本質【2010/08/11】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楊秋興脫黨參選,絕大部分和媒體不務正業,介入煽動有關。這種情形,在之前台南縣就曾發生過,當時是民進黨敲定提名人選後, 陳唐山在媒體的鼓動之下,不服而宣示參選;後來因選制臨時大變動,南縣與南市合併為都並延後一年改選,陳唐山事件才不了了之。
  • 媒體荒誕史【2010/08/05】
    • 親愛的讀者,在上次的文章中,我談到傳統主流媒體以其生態的偏頗,並無法照顧到人們的生活福祉,這使得社會能量必須透過自力救濟的方式,另尋彰顯社會正義的管道(譬如網路媒介),正是二千多年前孔子所說的,禮失而求諸野。
  • 禮失求諸野【2010/07/21】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台灣社會曾有將近二十年的時光,向世人展現了挑戰極限的集體勇氣,但在二○○八年之後,這種黃金年代的可貴精神,已嚴重磨損,以致馬政府可以大膽鋪設國共聯合陣線,一步步稀釋台灣主體價值。而在此同時,另一道希望的光芒似乎也在綻放,那就是我們的「新世代英雄」,擺脫傳統主流媒體的制約,在網路世界練就「撒豆成兵」的功力,試圖對抗邪惡威權集團的宰制,為台灣主體價值保留一線生機。
  • 新世代英雄【2010/07/14】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我們要讓台灣成為一個小而美的獨立國家,大家必須培養一種挑戰極限的勇氣,而對社會有影響力的意見領袖,更應具有若干古典情操,避免敵人以求田問舍的條件相誘引,使君「言無可采」。
  • 勇於挑戰【2010/07/07】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盧彥勳憑著永不放棄的精神,讓台灣之名在國際遠播,而「世界八強」的榮耀,也等於為我們沖淡了近年來,國共聯合陣線迫使台灣人大興心理自卑的霉氣。另外我也談到了我們社會有一種多數人奉行的「求田問舍」風氣,把個人的榮華富貴需求,凌駕在社會精神武裝之上,以致我們在尋求蛻變的契機時,一再遭遇難堪羞辱與挫折。
  • 「求田問舍」的故事【2010/06/30】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在傳統媒體生態中,統派集團為了因應昔李登輝民主路線所佈下的「民選守護神」(國家支配權力與制度的更迭,全由民選機制所決定,這意謂著占多數的台灣人,較有機會防衛自我的權益,在台的假中國人則優勢頓失),早就使盡渾身解數,順利擴張原本就占優勢的媒體版圖;在此同時,為了一勞永逸,統媒也與對岸中國合作,循序漸進創造「以經促統」的利基,試圖讓台灣步向香港後塵,回歸「祖國」懷抱,以免民選守護神成為中國人在台灣予取予求的障礙。
  • 期許「三太子世代」【2010/06/16】
    • 親愛的讀者,這麼快又夏天了,六月是學子畢業的季節,我原來很想看看有關這一代年輕學子修完大學課程後,踏入人生另一階段的相關新聞報導,可惜這似乎是一個價值虛無、空窗期的年代,我想看的新聞,並沒有出現。
  • 不可忽視的「隔」【2010/06/02】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台派綠營的菁英,不管是為政治改革在奮戰的政治人物,或是肩負台灣主體性文化使命的媒體菁英,只要心存善念,並願意傳達一種永不放棄的精神,都會獲得社會共鳴與支持;因為在過往的經驗中,綠色執政確實留下不少值得傳頌的故事與驚奇,相形之下,藍營是黯然失色。
  • 永不放棄的善念【2010/05/26】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台派媒體應該追求自我的成長,以便在台派陣營扮演一種積極性角色,而不是一次又一次的幫倒忙,使得台派在建立自己國家的經驗中,猶如薛西弗斯推巨石上山的宿命,眼看就要有好的結果,巨石卻又滾下山,苦命人只好重新來過。
  • 總編輯是誰?【2010/05/19】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台灣人在建立自己國家的蛻變過程,由於缺乏傳播媒體的有效奧援,常掉入希臘神話「薛西弗斯」的悲情宿命──奉神祇之命,推著巨石上山,千辛萬苦到了山頂,一不留神,巨石又滾下山;隔天薛西弗斯只好重新來過,如此週而復始,備受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