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記】另闢蹊徑此其時
老包
2017/02/22 第期
小英總統和林全內閣,最近常透過新聞管道說英全的執政聲望低落,是因為正在進行的不當年金改革得罪人,才導致民眾不滿;而只要這項改革完成,自然雨過天晴,民調就會回升,執政也會進入順境。
小英總統和林全內閣,最近常透過新聞管道說英全的執政聲望低落,是因為正在進行的不當年金改革得罪人,才導致民眾不滿;而只要這項改革完成,自然雨過天晴,民調就會回升,執政也會進入順境。

同婚議題,自己點火自己頭痛

聽到這樣的說辭,我有些茫然。這是一種選舉的文宣式語言嗎?還是小英總統真的這樣以為?而不管是哪一種原因,都顯示這種說法是在弱化自己的判斷能力──不當年金改革是會得罪人,但那些人本來就不支持綠色執政,他們多數是深藍鐵票,得罪他們實無關施政聲望矣。而支持新政府從事年金改革的民眾,卻很不滿蔡總統這種慢吞吞、拖泥帶水的做事方式。雖然日後年金改革在國會通過,人們將會鬆一口氣,對新政府的印象也會有所加分。但這樣民調就順利回升了嗎?

我認為這樣說,對關心綠色執政的人,很不公平。這就好像去年底,有一次碰到柯P,我們在聊政治話題時,我說只要你把首都經營起來,民調回升之後,加上柯蔡防線能固守,不被分化,小英政權也就大致沒太大風險了。我說她現在民調較低,你若能常幫她打氣講話,她大概也能過關…。而不久前,柯P公開受訪時,也說2018年,只要他和賴清德能在雙北選舉獲勝,小英總統連任之路即可高枕無憂了…

然而這是否表示,小英總統都不必有所作為,來改善她的執政藝術,以及她對綠色能量(包括人與價值)的冷漠?如果這樣,我認為這是很危險的想法。

舉例來說,有新聞報導稱總統召見宗教團體,而長老教會親綠的召集人說,總統在會中表示:「沒想到同婚議題衝那麼快!」意思說民進黨在國會的同志製造了困擾,她現在才知道兩派爭論這麼大;有點在責怪同志的意思。但新聞界其實都很清楚,下指令要做這件事的,正是蔡總統自己啊。

這件事和一例一休爭議類似,都是我屢次在提醒的,總統欠缺值得信任的、好的幕僚,未能在事前有所判斷與防備的,「務虛」的案例。我認為總統應該藉此機會,好好檢討整個執政團隊及核心人員的配置,才不會重蹈覆轍。最近總統停掉每週一舉行的執政協調會議(高層決策會議),這麼重要的決策會議,為什麼會叫停?如果找到根本原因,我想蔡總統的執政困境就會解決一半以上。

糾纏新系:旁人提醒旁人嘆息

此會議叫停,當然是因為沒有幫助、沒有實質效果,不如不開。但為什麼無效(有效就不會有這些重大政策爭議,導致聲望大降了)?我這個旁觀者清的人,看來是兩大因素:其一,總統並不是真正信任與會的人,因此寧願自己下決定;其二,裡面的成員,有將近三分之二是新潮流──而這個大派系,他們的特異能力並不是在治國,而是在黨內版圖的鯨吞蠶食;找上他們算是很大的失策。

在泛綠陣營歷次的進化與民主建樹,民進黨這個大派系都不是能夠引爆能量的核心要素,有時反而是因為變革者能夠閃掉該大派系的扯後腿,才能建功的。舉例來說:1994年阿扁當選首都市長,是因三角之爭(黃大洲、趙少康、扁),加上謝長廷當總幹事力挺,「每日一問趙少康」策略生效,才達陣的;2000年扁當選總統,是又一次三角之爭,(連、宋、扁),加上謝已先在南方取下版圖提供能量,而達陣的;2004年扁連任驚險過半勝,除了扁自己努力佈局,謝在南方領軍,彌補北方大失分也是主因。到了2014年,係因首都柯P「外溢效應」(柯P崛起先是取得謝助力,擺脫該大派系拉扯才脫困),加上非新系的林佳龍在中部也大勝,終引爆全台大翻盤,才奠定泛綠勝績。

我在民主陣營細心旁觀了三十年,從未覺這個大派系有何大能人;倒是非屬這個大派系的政治菁英,有不少賢能之士,可惜遭到此大派系抵制、排擠,很難被重視與重用,殊屬可惜。蔡總統所領導的民進黨中常會,以及這個所謂「週一執政協調會議」,在我看來,都和某大派系俱樂部沒有兩樣,會有建樹才怪。

因此,趁現在還有足夠的佈局能量,及迴旋空間,蔡總統還是趕緊另闢蹊徑,另找賢能之士來輔佐,才是挽救小英時代、重建綠色執政的正辦。

本文來自:http://www.peoplenews.tw/news/05f758aa-b8b9-4efd-b6c4-d5f49187c54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