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包專欄
  • 媒體的本質【2010/05/05】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那一場「雙英辯論」,讓我們更清楚馬英九為了實踐他化獨漸統的信仰,不惜以橫柴入灶的手段,在推動附庸國向宗主國輸誠的ECFA(即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簽定CEPA翻版)。但我的論述重點在於:馬英九從政以來,所作所為皆顯示他是一個只有眷村族群反動思維,而無民主信仰與台灣價值的平庸之輩,然而他卻能直搗黃龍,輕易擊潰民主價值觀背後,本土政權所建構的政治版圖──這又是什麼道理?
  • 當紳士碰到無賴漢【2010/04/28】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馬英九在當台北市長時,曾有一次竟呼籲台北市民「多多用水」,如此沒有常識的蠢人之語;從這個例子可以清楚看出這個人的思維方式,距離一個成功或正常的領導人思維方式,其實非常遙遠。
  • 那麼笨,我們還輸他【2010/04/21】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台灣正面臨一個不滿馬政府、民心思變的關鍵時代,但綠營在人口占絕對多數的北中三都選舉,卻碰到非常尷尬的候選人佈局難題,這顯示一個理應撼動山河的命運共同體,其形成仍有一定程度的困難。
  • 蔡英文的堅持【2010/04/14】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台灣人有一種隱性的邊緣人性格,自私短視又容易隨波逐流,稍有成就時,卻又勇於殘害自己菁英;這讓帶頭要去衝撞悲苦民族宿命的能量,無從發揮所長,只能一再徘徊低吟。
  • 對抗邊緣人性格【2010/04/07】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民進黨創黨的靈魂人物謝長廷,從一九八六年發揮膽識與勇氣,審時度勢,售合眾人之力,創黨成功以來,屢次為台派綠營創造民主資產,但在綠營並沒有獲得相對應的稱頌與禮遇,反而多次遭到「自己人」(包括政客與媒體)的暗算;台派綠營這種近乎變態的習性,總是令我怵目驚心,我因而感覺像是在民主派「人類」的背後,驚見一截尚未進化成功的猴子尾巴,甚為突兀。
  • 但他不同【2010/03/24】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有中資背景的統派惡勢力,對綠營的靈魂人物謝長廷,發動猛烈攻擊,而早被綠營視為已分道揚鑣的施明德,也跳出來對謝落井下石;我為了拆解這一套不入流的抹黑手法,就舉出若干實例,來幫助讀者認識問題的核心。
  • 老李兵法啟示錄【2010/03/17】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雪融的時候最危險」,我以從事政治觀察的經驗,發現國民黨這種民主發展中最難馴服的惡勢力,一旦面臨人民唾棄、歷史淘汰的壓力時,就如同雪融之際,既帶來人們期盼春天來臨的訊息,但也潛藏著強大破壞性殺傷力。
  • 雪融的時候最危險【2010/03/10】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蘇貞昌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人氣衝高,但綠營卻欠缺一套團結的哲學,這讓我心生不安,因此提出警訊,盼望台灣派不要重蹈昔日阿扁時代,所造成綠營「該贏未贏」覆轍。
  • 團結的哲學【2010/03/04】
    • 親愛的讀者,這幾天最熱門的新聞,是蘇貞昌決定參選台北市長,而不是民進黨在二二七立委補選,打了一場四席贏三席漂亮的選戰,甚至也不是蘇貞昌在決定投入北市長選戰的過程,並不願配合黨中央所規劃的五都節奏,讓蔡英文主席領導威信受挫的事實。但這就是綠營的政治現實,民進黨的政治菁英,都必須在一陣欷吁後,坦然接受;然後每個人都在自承「矮蘇一截」後,為黨的下一個進行節奏,尋找彌補切入點。
  • 潛伏的生命力【2010/02/24】
    • 親愛的讀者,新春平安。上次談到馬政府上台後,已充分顯示藍營沒有人才的窘態,相對而言,綠營卻是人才濟濟,只不過因為扁案土石流的衝擊,而暫時失去表現才華的舞台,算是國家社會很重大的損失。
  • 綠營人才多【2010/02/10】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我談到綠營在後扁時代,人為因素、非理性操弄民進黨的力量已降低,傳統上信賴民主機制自然運作的力量抬頭,這使得它在馬英九施政不得民心的國家危機時代,能夠重新獲得民眾支持;但緊隨而來的,以本土報為首的政治力量,卻又蠢蠢欲動,試圖透過綠營相互依存的親密關係,以一己的傲慢與膚淺,屢向綠營重要菁英施放冷箭,讓這些無辜菁英敢怒不敢言。
  • 被封殺的大新聞【2010/02/03】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台派僅存的報紙媒體,利用其市場獨佔之便,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一窮二白的綠營政治圈,挑起無謂的內鬥紛擾(譬如批判民進黨不挺扁、批判民進黨中央「打壓」陳唐山,以及最近藉辜寬敏之口,把謝長廷、林義雄、蔡英文罵得一文不值);我看到台派被不識大體的報紙,整得有口難言,感傷之餘,就說了一段世界頂尖網球好手的故事,來提醒台派媒體,不要把自己的粗魯傲慢,用來傷害養成不易的台派菁英。
  • 一物剋一物【2010/01/13】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我以爵士樂名曲What a Wonderful World為題,談到台灣真是個「奇妙的世界」,有豐富的人文故事值得我們探究與挖掘。我也拿爵士樂大師路易斯阿姆斯壯的傳奇故事,和謝長廷類比,鼓勵大家多多感受台灣經驗的奇妙之處,為新年開啟好采頭。
  • 奇妙的世界【2010/01/07】
    • 親愛的讀者,新的一年,先向大家說一聲:平安,喜樂。台灣是一個相當國際化的國度,但因為仍保有傳統過春節習俗,對於新年的節奏計算,就顯得有點彆扭。然而公元二○○九年,終究還是成為過去式了。
  • 感恩的心【2009/12/30】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我以「文化想像」為題,呼籲台派有能力的人,應有廣泛「投資文化」的勇氣與開闊胸襟,以挽救台灣窮得可憐的文化貧乏現象;這其中,我認為擁有雄厚財力的本土媒體企業,更應以身作則,率先拿出拓荒精神,以其天時地利人和條件,很快就能見到豐收成果。
  • 來個文化想像【2009/12/23】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很多台派人士,由於過慣二十年本土政權安逸的日子,雖在去年國會及總統大選兵敗如山倒,讓老K復辟派整碗捧去,台灣人出頭天仿如南柯一夢,但至今並未痛定思痛,只在廢墟中搭起若干組合屋,就相信二○一二年一定可以搶回總統寶座;我們就稱這些天真的人,是「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風花雪月派吧。
  • 超越「殘念」【2009/12/16】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台派人士最近都在相互傳頌「團結」這兩個字,認為只有團結,才能重新贏回執政權,也才有希望阻止國共密謀永久奴役台灣人。然而團結這兩個字說來容易,真正要去實踐時,卻相當困難;而某些有影響力的人或團體,他們喊團結的聲量比誰都大,在關鍵時刻卻都無法為台派團結做出貢獻,甚至刻意破壞團結。
  • 先忘掉二○一二【2009/12/09】
    • 親愛的讀者,上星期談到台灣社會惡水滾滾,馬英九集團政治復辟成功之後,也帶動了不少文化復辟現象,再加上本土派內部仍存在某些重蹈覆轍的因子,大環境相當險惡,因此我們有必要先搭起一座「惡水上的大橋」,以免可貴的民主生命力,全淪為惡水下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