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季】冷灶可以熱燒
老包
2017/02/21 第期
台灣民意基金會發布最新的民意調查;由於春節後新政府很快速的啟動了一波內閣改組,雖然只是「小改組」,但可能民眾因而有一種蔡政府有「從善如流」,「動」起來的跡象,所以給了若干正面回應──小英總統滿意度上升7.6%到41.4%,閣揆林全則上升6.4%到33.6%。
台灣民意基金會發布最新的民意調查;由於春節後新政府很快速的啟動了一波內閣改組,雖然只是「小改組」,但可能民眾因而有一種蔡政府有「從善如流」,「動」起來的跡象,所以給了若干正面回應──小英總統滿意度上升7.6%到41.4%,閣揆林全則上升6.4%到33.6%。

未接台灣「地氣」 馬英九成被政經反噬的樣本

而該項民意調查另有一個特殊發現:那就是內閣的知名度低到令人錯愕!有將近七成的人,竟無法說出任何一位部長的名字(已上任九個月);知名度最低的教育部長,甚至只有0.5%。我把這些民調數據總合起來解讀,大約是說,素人總統蔡英文,畢竟在執政手法、執政藝術上比較生疏,缺乏互補功能的可貴助力後,原本具有龐大能量的完全執政綠色政權,就逐漸陷入平庸、灰色調性,也使得民眾共同前進的熱情與能量,都受到折損。

舉例來說,總統至今仍找不到一個「像樣」的秘書長,這應該是兩種情形:第一,大咖有能力的,並不獲總統信任,而人家也不願意;第二,小咖的,總統怕被譏笑,也不敢用。這就是我所說的「捏怕死、放怕飛」,謹小慎微心理障礙所造成的。政治和經濟一樣,背後都需要熱情支撐,動能才會出來,否則就容易陷入冷灶現象,而趨向平庸與沒落。

台灣有舉世無双、特殊的政治制度,因此我們在進行比較政治時,最好是把民選總統時代的幾個樣本,拿來對照分析比較貼切。李登輝時代繼承蔣家威權政治後,他用一種冷灶熱燒的手法,將政治與經濟同時民主多元,是成功的轉型典範。但繼任的陳水扁,則因先天上朝小野大,而不容易產生動能;加上不明白制度陷阱,既未能發揮老李所留存下來的政治資產特色,到最後甚至因家庭因素,而受到制度反噬,算是失敗的試驗。

至於馬英九,空有完全執政的機會,卻因政治理念和情感的疏離,未能接上台灣「地氣」,甚至試圖將台灣推向中國,而使得社會動能渙散,從而影響他和老K的聲望與地位。他也是被政經反噬的樣本。

不理解制度特殊,阿扁失去創造綠色執政典範契機

最可惜的是阿扁,他曾有機會去創造綠色執政典範,卻在執政之初,「起手式」就犯了不甚理解制度特殊之毛病,終在第二任之後,逐漸走偏方向,甚至失足掉入陷阱!

「起手式」就是他一上任,就認為前朝所留下來的國安密帳(奉天及當陽專案二百億總統「私房錢」,其孳息所得,可供國家領袖因公自由運用),是一種類似老K不當黨產的罪惡;扁因而未加細思,即將之撤銷並歸還國庫。而為了突顯他是一個「無私」的總統,他甚至將總統月薪八十萬自動減半,只領四十萬。但民眾並未因此而增加對扁好感;可見在一個龐大的國家機器底下,民眾希望看到的是一種能夠製造磁場的正面動能,而不是這種「務虛」的譁眾取寵。

國安密帳的用途,有很大一部分是用來從事台灣因特殊外交處境、國際環境的「務實外交」所需,也給國家元首有很大的自由發揮空間;反對的人會說這讓總統花錢不容易受監督,但當阿扁去附和這種說法時,也導致後來他出事,司法並不承認他的國務機要費,可以比照台北市長(馬)的特別費,甚至應該更寬鬆(畢竟是一國之尊)。實在很冤枉。而扁每個月少領的四十萬,當時如果拿來幫助較無謀生能力的,但有社會正面與良性循環的藝術工作者,或具運動才華者,其實是更有意義的不是嗎?

效仿李登輝引進民間動能 助台灣強化主權能量

李登輝時代為了克服艱困、尷尬的外交處境,也特別引進民間動能,設置不支薪,但具有國家榮耀與聲望的「無任所大使」,讓社會重要菁英可以在國際間,正式邦交管道之外,另外尋找空間,幫台灣強化主權能量。扁時代在無任所大使,也有不錯的發揮。

但是到了馬英九,他因為親中弱台思維,大搞「外交休兵」,也就不再任命無任所大使,讓此非編制內的特殊制度,自然消失。小英總統時代,馬規蔡隨,至今也未恢復無任所大使之設置(怪怪的亞東關係協會,也坐令邱義仁不加以正名)。

從政治動能來看,創意總能彌補現實環境的不足;而既然我們在國際間,是一個特殊存在的國家,引進民間可貴力量,類似無任所大使的設置,不但有必要,更應該強化其功能。但願蔡總統,能從這件事切入,逐漸尋找克服謹小慎微導致平庸的良方,而使冷灶熱燒起來──同樣是好據點的通路,自我設限的郵局,和無所不能的台式超商,其熱力與能量,差別很大呢。

本文轉自http://www.peoplenews.tw/news/e46ee031-96d0-4480-be6f-2be9afb76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