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有機咖啡.濃濃台灣味
郭麗娟
2003/07/11 第381期
一九九八年,一萬多棵咖啡樹結實累累,黃世賢順手摘了些咖啡豆,用炒菜鍋烘培後煮來喝,驚訝於自家種的咖啡豆,品質竟然不亞於國外的藍山咖啡。
台南縣東山鄉崁頭山一直是當地的熱門登山路線,加上有全國知名供奉呂仙祖的孚佑宮(俗稱仙公廟),因此雖然地處偏僻,平日登山健行或上山朝拜的民眾不絕於途,但除了健行及上山朝拜外,近年來東山鄉崁頭山又多了項吸引人潮的誘因,那就是濃濃的咖啡香,當地農民黃世賢自產自銷,用的正是道地台灣產的「東山有機咖啡」,此舉旋即帶動一股民眾上山喝咖啡的新風潮,「東山有機咖啡」儼然成為東山鄉農產的明日之星。

◆日治就流行 真享受

台灣雖曾歷經西、荷、英等歐洲國家的統治,但喝咖啡的風氣,卻直到日治時期才慢慢風行,由於台灣不產咖啡,完全仰賴進口的情形下,喝咖啡可是相當高級的消費,唱紅「望春風」的台灣第一代女歌星純純,在日治時期就曾在台北後火車站新舞台的斜對面開了家茶店,店名叫「黑人」(布拉基嚕)原意為「巴西」,即產咖啡的地方。

創作於一九三四年的台灣歌謠「滿面春風」的歌詞中就寫道:「又擱一日跟伊行入一間小茶房,雙人對坐滿面春風咖啡味清香......」。由此可知,日治時期咖啡廳已是男女約會的熱門場所,即使在戰後,台灣在經濟慢慢起飛的一九七○年代,台北幾家高級的咖啡廳如「金咖啡」、「金琴」、「夢咖啡」等,講究的雖是裝潢與百萬音響名琴,但也將喝咖啡與高級消費畫上等號。

日治時期,日人曾試著將種植咖啡的技術引進台灣,而設有咖啡試驗農場。崁頭山種咖啡的歷史源於日治時代,東山鄉民曾綠波曾於日人設在楠西鄉的咖啡試驗農場工作,而將咖啡種苗帶回東山鄉,種在崁頭山「後山」林間,亦即茄苓九湖一帶,戰後,曾綠波在白色恐怖時期受迫害被判入獄十五年,假釋後重回崁頭山區種咖啡。

因曾綠波不諳咖啡豆的烘培加工,加以台灣所種的咖啡豆一年只能收成一次,國外的咖啡豆一年卻可以收成三次,價格根本無法與進口咖啡豆競爭,有放棄的念頭,就在這個時候,他認識當時在孚佑宮當廟祝的黃世賢,埋下日後東山有機咖啡蓬勃發展的契機。

◆孚佑宮廟祝 種咖啡

問起皮膚黝黑長相憨厚的黃世賢,當初怎麼會放著廟祝不當,改行種咖啡?

原來年輕時的黃世賢並不愛喝咖啡,在孚佑宮當廟祝時認識黃太太,原來黃太太二十幾年前曾在台北市信義路經營咖啡廳,跟隨日本籍咖啡老師學習調煮咖啡,後因身體健康因素,返鄉休養時認識黃世賢,在此同時,曾綠波也建議黃世賢種咖啡,就這樣,黃世賢雖不愛喝咖啡,卻娶了個擅於調煮咖啡的太太,在三十四歲那年,不當廟祝改行成為崁頭山唯一的咖啡農。

黃世賢表示,當初會接受建議種咖啡,完全因為咖啡樹種抗蟲性相當強,根本不需要灑農藥,有時長些芽蟲,只要雨季一到,芽蟲害便會改善很多,肥料則使用天然腐質土,所以完全可以有機栽培。之所以那麼忌諱使用農藥,實在是山上住久了,有一回和太太到新營,沿途有很多橘園,適巧遇上橘農在噴灑農藥,夫妻倆聞著農藥味竟然中毒了,此後只要種植農作物絕對不灑農藥,而咖啡樹的抗蟲性正好符合他們的要求。

一九七九年,黃世賢開始種咖啡,當時一斤阿拉比卡咖啡種子要價一千元,在此之前,中興大學在新化林場,進行咖啡品種改良實驗,購進阿拉比卡咖啡樹種苗,研究如何在國內栽培高品質的咖啡,由於試種失敗,加上未來產品在市場上不具競爭力,因此中止實驗,黃世賢便和中興大學連繫,將剩餘的幾棵咖啡樹種苗帶回崁頭山種植。

◆斬草不除根 農產佳

潛修易經八卦的黃世賢,以「共生」的觀念管理咖啡園,除完全有機栽培外,對於咖啡園中四處蔓生的雜草,則採取斬草不除根的方式,黃世賢強調,土地最重要的就是草,草不但會保護土地還會製造肥料,除草只留根時,原本旺盛的根為了生存,會將多餘的養分釋放出來,此時,咖啡樹正好可以吸收這些養分,這是大自然相當微妙的共生互動循環。

從一九七九年開始種咖啡,黃世賢無為而治地放任松鼠來咖啡園裡飽餐;咖啡豆成熟時顏色鮮紅欲滴,果皮內有略帶黏性的甜果肉,是松鼠的最愛,多年來藉松鼠之助也撒下相當多幼苗。直到一九九八年,眼看一萬多棵咖啡樹結實累累,黃世賢順手摘了些咖啡豆,用炒菜鍋烘培後煮來喝,經營過咖啡廳的黃太太驚訝於自家種的咖啡豆,品質不亞於國外的藍山咖啡,經過一年多的烘培技術改良,夫妻倆才用早期用來爆米香的機器,烘培出滿意的咖啡豆。

黃世賢表示,咖啡的味道,百分之八十取決於烘培,烘培時最重要的是能將咖啡豆的內、外側都能均勻炒透又不能過焦,然後再依消費者的喜好,選擇烘培的程度。

一九九九年,經媒體報導後,黃世賢的咖啡慢慢打開知名度,在當時台南縣環保局長李穆生的建議下,以「東山有機咖啡」為品牌,打入消費市場。好的咖啡豆必須有好的生長環境,崁頭山海拔八百四十四公尺,位於北回歸線上,相當合乎咖啡的生長帶,加以平均海拔七百公尺以上的有機咖啡農場背山(崁頭山)、面水(曾文水庫),朝陽可充分照射,午後不久,大部分的咖啡種植園區,陽光已被山脊遮斷,加以山區時常飄來雲霧、雨水,滋潤咖啡園區,所以生產出來的咖啡豆品質香醇濃郁、不酸不澀,咖啡因極低,稱得上是優質咖啡。

◆咖啡國際化 有指望

原本附設於深山咖啡園裡的咖啡廳,一到假日,各地循香而來的咖啡族,將窄小的產業道路擠得水瀉不通,整條山路車陣長達數公里,為了方便咖啡族不必跋山越嶺,今年二月,黃世賢夫婦將咖啡廳遷到孚佑宮前的道路旁,佔地三百坪的建築位置居高臨下,視野相當遼闊,白天可俯瞰嘉南平原鄉城、田園景觀,若天氣晴朗,還可遠眺台灣海峽和嘉義布袋漁港,夜晚可欣賞嘉南平原萬家燈火美景,以及中山高速公路、南二高往來車流光束的交融。

黃世賢在崁頭山成功種出高品質的有機咖啡豆,為東山鄉的休閒農業注入新血,當地許多農民也紛紛改種咖啡,對於台灣咖啡未來的發展性,黃世賢抱持相當樂觀的態度,除了台灣山區相當適合高品質咖啡樹的成長外,咖啡的烘培技術和茶葉的烘培技巧有相當多雷同的地方。

黃世賢認為,台灣農民如何將優良的茶葉烘培技術應用在咖啡的烘培上,是台灣咖啡日後超越國外咖啡的關鍵點,若再配合廣告行銷,台灣咖啡絕對有進軍國際舞台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