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意識與國家認同
李永熾
2007/12/27 第614期
台灣人民是有台灣意識的,但還需進一步展現國家認同,才能了解「一台二國」的狀況;參選人如果不具備這樣的能力,則國家層級的選舉就會顯出台灣意識與國家認同的不同。

台灣民調指稱,自稱台灣人而非中國人的已接近七成,換言之,脫中國的台灣意識已上升到七成,但是和國家認同關係密切的立委選舉為什麼具台灣意識者的得票率不僅未接近七成,甚至半數都不能達到;總統選舉,2004年也勉強過半,2008年,主張台灣意識的總統參選人,理論上也應該過半,但據民調所示,似乎也未能過半。台灣意識與國家認同的相互關聯似乎並不密切;台灣意識似乎沒有轉化為國家認同。


自歐洲近代國家發展以還,所謂國家大都指領域國家,也就是國家有明確的領域,也有清晰的人民概念。人民是指居住在這領域內的住民整體,稱為POPULUS。國家認同即是對領域國家的認同,人民和國家形成一體。領域國家跟中世紀沒有明確領域的天下國家完全不同。以台灣言,台灣意識是指對台灣這塊領域的認同,在理論上,應該會自主轉化為國家認同。但台灣並不是如此。台灣人民對台灣這塊土地雖然逐漸認同,但沒有讓台灣意識形成建國意識,擁有以台灣作為國家的強烈意識,進而促成以台灣作為領域國家的共同目標─國家認同。


台灣人民空有台灣意識,卻缺乏國家認同感。其因可能源於對國家概念的模糊。在台灣,以國家意識言,有兩個國家影像,一個是以中國為領域的國家,這是台灣內部所說的統派,亦即欲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形成「一個中國」,所以馬英九說中國飛彈威脅應與三通直航等分割。中國飛彈威脅涉及台獨(以台灣為國家的願景),而三通直航則以「一中市場」為原則,前者反台灣為國,後者則以中國為認同基礎。


另一個國家影像,是以台灣為領域的國家;既以台灣為領域,當然必須認清兩蔣以中國為國家與民族認同的歷史,更要清理以中國為國家影像的一切,「去蔣」「去中國」是建構台灣國家認同的必要手段;也是為了讓逐漸形成的台灣意識順理成章地轉化為台灣國家認同。換言之,「去蔣」「去中國」是讓台灣恢復其自然情境的文化狀況,不讓兩蔣和中國成為台灣的核心價值,如此,以台灣意識為基礎的台灣人民,才能公平自在地吸收歐美文化、日本文化或中國文化等。


有了台灣意識,還需進一步展現國家認同,才能了解「一台二國」的狀況。台灣國家層級的立委與總統選舉,事實上是「一台二國」的鬥爭狀況。這種鬥爭在立法院已展現得非常清楚。「一台二國」呈現了「一個台灣兩個國家」的樣態,也就是以願景言,在台灣內部有一個「中國」和一個「台灣國」。台灣國的人常強調對內部的中國要包容,反而自我弱化;「中國」的人則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暗通款曲,以各種方式鬥爭以台灣國為願景者。更有趣的是,「一台二國」都強調「愛台灣」,其愛亦有別;以台灣國為願景者,愛台灣是以台灣為國家領域的「愛」,以中國為統一願景者的愛台灣,其「愛」是以台灣為中國一部分的「愛」。


若台灣意識者不能分辨「一台二國」的國家認同之差異,國家層級的選舉就會顯出台灣意識與國家認同的不同。參選者更應對此有所了解,而在政見發表中強力表達國家認同的CIVITAS意象,讓台灣意識與台灣國家認同逐漸接近,阿扁似乎展開了此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