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在哪裡 吳音寧:對土地感恩
莊金國
2007/08/23 第596期
吳音寧的最新著作《江湖在哪裡?》,強調「江湖」就是滋養我們的土地,人靠土地資源維生,也該感恩圖報,履行江湖道義,否則台灣農業受傷的不只是農民,而是綠色生機。

她的父親吳勝雄(筆名吳晟)是知名的詩人、散文家,母親莊芳華文筆犀利,擅長時事論述,自己也走上寫作之路,為求專注,甚至放棄有穩定薪資收入的工作。熱中創作書寫的動力,驅使她無止境的追求。吳音寧,自我挑戰寫出一部又一部視野寬廣的作品。


運用文學手法 側寫農民英雄


吳音寧最近一連推出三本新書,《蒙面叢林》是她實地探訪墨西哥查巴達民族解放軍,感受反體制革命氣息的長篇報導文學,書中並收錄具偶像魅力的游擊隊領袖馬訶士,以詩的語言所寫的革命童話;《白米不是炸彈》編集楊儒門入獄後,兩人持續書信往來的一封封內容;《江湖在哪裡?》則以側寫楊儒門反社會行為出發,就戰後六十年來台灣農業發展遭遇的不同階段困境,運用文學、電影表現手法,進行探索、比對的切片觀察。


所謂「江湖」,來自楊儒門寫給吳音寧信中的這段話:「一直告訴自己,等我長大後,有機會一定要去瞧瞧『江湖』如何的寬闊、垂柳如何的富含詩意、俠客們如何的行俠仗義、奸人如何的諂媚卑鄙」,由此可以想見,楊儒門於二○○五年連續製作十七顆白米炸彈,提醒政府正視農民普遍陷入生活困境,儘管其行為帶來社會不安,觸犯法律,動機出於為農民抱不平,因此被同情者引申其作風具有行俠仗義的善意,號召群眾聲援,視同現代農民英雄。


感受農業危機 深入挖掘幕後


父親出身彰化溪州的農家,父母親雖都當老師,下班後及例假日仍須幫忙農事。吳音寧從小在農村裡長大,對台灣農業卻一知半解,倒是認識父親有一大票鄉土作家好友,如洪醒夫、宋澤萊、林雙不、廖永來、路寒袖等人。大學畢業後,路寒袖擔任台灣日報副刊主編,找她去當編輯,從此編寫雙棲,愈寫愈入迷。


在父親的眼中,吳音寧毋寧是個叛逆的小女兒,副刊編輯做得好好的,竟為寫作率性辭掉了,也不管「煮字」能否療饑,但又不忍苛責,姑且看她有多大能耐而又忐忑不安地等待著。


吳晟曾向友人透露,他對這個小女兒簡直沒轍,但不可否認的,她確實勇於表現自己,說她任性也好,對現實愚直也好,但為追求理想,衝撞不公平的現實橫阻,豈不是自己堅持寫作的反照,不同的是,她目前還無結婚成家的打算,父母都有可靠的退休月俸,趁她寫作生命力正旺盛,就讓她恣意寫下去吧。


或許基於自己和楊儒門是溪州同鄉,白米炸彈事件觸發台灣農業長期被犧牲、忽略的問題,引起吳音寧亟思藉此深入挖掘幕後的因素。


運用愛情小說 描述底層世界


她曾讀過許多的台灣鄉土文學作品,但一直以作品欣賞的心情看待,對這些作家透過作品反映的政策偏頗,剝削農民應有的收益,圖利財團企業,強制徵收農地變成工業區,工廠製造公害,污染了空氣、土地及水資源,使全民共同承受環境品質惡化的苦果,諷刺的是,被型塑為成功企業家的傳記,一本接一本出版,大有揚名立威的意味,陷於弱勢的農民則苦悶在心,即使有民意反映管道,多數民意代表也依附特權強勢,少有作為能改變現狀。


吳音寧善用作家處理不同題材、風格的作品對照方式,讓讀者從中領略台灣社會中不同的生活世界。如以楊青矗的工人小說和瓊瑤的浪漫愛情小說,形成現實與夢想的強烈對比,而瓊瑤小說中的夢幻故事情節,則是離家在外的年輕男女工人,用來填補自己空虛心靈的麻醉藥。


她指出,工廠女工通常名叫阿秀、阿惠、阿芬、阿芳,瓊瑤筆下的男女雅名慕凡、丹楓、雲煙,小說取名「窗外」、「一簾幽夢」、「庭院深深」、「煙雨濛濛」、「我是一片雲」、「雁兒在林梢」、「幾度夕陽紅」、「月朦朧鳥朦朧」等,充滿了詩情畫意,名字俗氣的女工「整年與硫酸、硝酸、冰醋酸、氫氯酸、磷酸為伍」,女工宿舍簡陋狹隘,使她們幻想不用工作也能穿著時髦、家住豪宅,出入客廳、餐廳、咖啡廳,每天活在談情說愛的人間樂園。男女工人大都來自農漁村,單靠有限的土地無以維持家計,只得投奔大小工廠,工作性質再單調乏味,也得勉強自己撐下去。


寫書如同種稻 辛苦兩年收成


台灣加入WTO之後,農業更飽受衝擊,農村人口外流嚴重,許多家庭僅剩老弱幼小,算得上專業的農戶所占比例少得可憐,土地休耕的面積逐年增加,農地開放一般土地買賣,勢將一塊塊落入非農民手中。


楊儒門企盼政府能管制進口農產品,對抗WTO的節節進逼,眼看愈來愈鬆綁開放,遂鋌而走險,祭出白米炸彈警告,受到失去自由的法律懲罰,在獄中過得心平氣和。出獄後,曾短暫住在吳晟的家,跟吳音寧商討繼續書寫出版,喚醒更多人關心農業問題。


吳音寧說,糧食就是生命,《江湖在哪裡?》印製成書,她的目的不止於一冊精神食糧,書裡的每一個字,就像農人種稻,收割稻穀烘乾,碾磨成一粒粒白米,煮成飯,送到有緣人面前。不妨把這本書當成一期稻作,她可是辛苦種了兩年才收成。


對於楊儒門,吳音寧認為他是真正在犧牲,但願能讓這犧牲達到相乘的運動效益,否則,台灣農業前景黯淡下去,受傷害的不只農民,而是農地無收益,必然逐漸縮小耕作的面積,轉移他用,失去綠色生機。她之所以強調江湖在哪裡?江湖不就是滋養我們的土地,另一個意義,人靠土地資源維生,也該感恩圖報,履行江湖道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