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田村好生態 尋花訪蝶好愜意
郭麗娟
2007/04/26 第579期
每年三月到十月,台東龍田村蝴蝶大量出現,隨處可見蝴蝶在蜜源花叢間優閒進食;數量多到有人建議應該設立「小心蝴蝶出沒」的告示牌,提醒遊客與駕駛。

蝴蝶,是都會叢林中驚鴻乍現時最美麗的驚艷,自從二○○四年,在台灣蝴蝶保育學會研究員詹家龍和無數義工努力下,終於確認出全台第一條、超過一百公里的「蝴蝶高速公路」,並且吸引BBC及國家地理頻道等團體先後來台拍攝萬蝶群舞的盛況,透過電視頻道讓全世界的觀眾一睹被列為世界兩大「越冬型蝴蝶谷」之一的台灣「紫蝶幽谷」。


黃裳鳳蝶  復育成功


為了配合紫斑蝶每年三月以後逐漸從越冬地開始進行春季遷移,雲林縣政府今年特地以封閉國道的方式,讓紫斑蝶能避開車陣順利遷移。正當台灣西部陷入「幻紫迷情」的紫蝶旋風之際,台東縣鹿野鄉龍田村,六年前便在當地農民與一群退休教師的努力下,將龍田村打造成美麗的「蝴蝶村」,甚至成功復育保育類蝶種「黃裳鳳蝶」,成立「和香蝶坊」的李元和、謝曉香夫婦,正是營造「蝴蝶村」的幕後推手。


畢業於中興大學農學院的李元和出生於苗栗通霄,一九七五年到台東鹿野國中擔任生物老師,教學所需加上興趣,開始蒐集蝴蝶標本,也在課堂上教學生養蝴蝶,李元和表示:「一九七○年代,台東地區仍採用『粗放耕作』,農民不會大量噴灑殺草劑,加上習慣種植扶桑和金露花作為田地的籬笆樹,適巧,這兩種都是蝴蝶的蜜源植物。」


當時,順著龍田茶業改良場一直到高台的產業道路,兩旁都是尚未開發的泥土路,生長相當多蝴蝶食草,豐富的食草和蜜源,形塑龍田村鳳蝶與斑蝶群舞的盛況。


直到一九八五年左右,農民改採「精耕」方式,同時產業道路兩旁的樹林被砍伐,改種梅樹和檳榔等經濟作物,原有的泥土路、水溝、擋土牆也都水泥化,棲地被破壞,加上缺乏食草蜜源,蝴蝶數量驟然銳減。


在家賞蝶  美夢成真


早期台灣蝴蝶加工業十分發達,繽紛蝶翅作成的工藝品行銷全球,專業捕蝶人最高紀錄曾一年捕獲六千萬隻,後來因工資逐年提高,蝴蝶加工業才衰微,儘管濫捕對少數稀有蝶種造成傷害,但歸咎蝴蝶大量消失的主因是棲地的破壞。


台灣早期對土地開發有極高的正當性,但在「土地利用」的定義中,並不包含「讓物種擁有一塊原始棲息地」的思維,以目前台灣對棲地的破壞,讓許多物種,包括蝴蝶,陷入瀕臨絕種的邊緣,有些蝶種如大樺斑蝶和大紫斑蝶,甚至已經從台灣的土地上消失。


幾乎每周都會到山上賞蝶的李元和,眼看蝴蝶棲地在農民經濟掛帥的思維下逐漸遭破壞,蝶群減少,便反向思考:「何不在自家庭院種蝴蝶食草和蜜源,這樣就可以在家裡賞蝶了。」


當時已轉往台東農工任職的他,就將種苗帶回學校,請農業經營科的學生協助培育,便開始在自家庭院種植馬兜鈴、馬利筋、歐蔓、布朗藤、華他卡藤、爬森藤、賽山藍、長穗木、龍船花、馬纓丹、魚木、賊仔樹、玉蘭花、柑橘、樟樹等三十多種蝴蝶蜜源及食草,原只是單純的想「在家賞蝶」,卻因種植馬兜鈴,不僅吸引紅紋鳳蝶,連保育類的黃裳鳳蝶也成了訪客,黃裳鳳蝶現蹤,引發媒體注意大篇幅報導。


融入社區  村民認同


李元和擔任教職期間,一九九五年,為豐田國中建立台東縣第一座網式蝶園,一九九八年,為台東農工建立蝴蝶園,七年前,從教育界退休,遇到以前的學生、現為鳳梨農的莊夢萍,提及想蓋民宿,直銷鳳梨,謝曉香認為應該有社區主題特色,才能吸引遊客,想到研究蝴蝶已經三十幾年的李元和,便決定以「蝴蝶村」為主題。


二○○一年十一月,四位退休老師和十幾位當地農民共同組成「龍田蝴蝶工作坊」,由李元和傳授蝴蝶相關知識,並在每個成員的住家庭院及認養日式校長宿舍旁的空地種植蝴蝶食草,隔年,向文建會提出「龍田蝴蝶村營造計畫」,獲得一百萬補助款。


運用經費開設蝴蝶相關課程、推廣蝴蝶花園營造、在鹿野公園蓋大型網室,並於二○○三年三月十八日成立「台東縣鹿野鄉龍田蝴蝶保育推廣協會」。


李元和表示,社區整體營造最重要的是獲得社區居民的認同與配合,初始他建議農民在庭院種植蝴蝶食草,村民隨即提出疑慮,除擔心蝴蝶的幼蟲會吃掉他們的農作物外,蝴蝶根本不具經濟價值。經過兩三年的溝通和觀光人潮逐年成長,村民終於相信蝴蝶真的不會吃掉農作物還能吸引觀光客,讓他們可以直銷鳳梨,不需再被行口剝削。


蝴蝶鳳梨  菜餚特別


根據該協會所作蝴蝶資源調查,龍田村目前被發現的蝶種約一百多種,其中,珍貴稀有的保育類黃裳鳳蝶,以及大紅紋鳳蝶、紅紋鳳蝶、台灣麝香鳳蝶、大白斑蝶、淡紋青斑蝶、端紅粉蝶等,近年來在全體村民共同努力下,有相當優異的保育成績。


目前龍田村有四個蝶坊,三十座蝴蝶花園,李元和解釋:「蝶坊,除了食草植物種植面積較大外,主人必須具備解說能力;村民只要願意配合蝴蝶村整體營造計畫,在自家庭院種植食草就算蝴蝶花園。」


該協會積極推廣蝴蝶生態教育,發展出的觀光產業包括:社區導覽、蝴蝶生態導覽、蝴蝶民宿、產銷蝴蝶植栽,還有蝴蝶鳳梨餐。乍聞「蝴蝶鳳梨餐」,不禁要問:是吃蝴蝶?還是吃毛毛蟲?


李元和笑答:「其實是用蝴蝶的食草和蜜源植物入菜。」菜單中「肉桂紅麴」的肉桂,是昇天鳳蝶和青帶鳳蝶的食草,「紅刺蔥蝦賣」的紅刺蔥,是柑橘鳳蝶和烏鴉鳳蝶的食草,「難忘月桃飯」中的月桃,是白波紋小灰蝶的食草。


令人好奇的是,龍田村裡廣植的經濟作物鳳梨,既不是蝴蝶的食草也不是蜜源,如何跟蝴蝶餐結合?李元和強調,不是所有的蝴蝶都靠採蜜維生,部分蛺蝶科的蝴蝶例如枯葉蝶並不採蜜,而是吸食發酵的水果汁,尤喜鳳梨汁,因此當地農民就用自釀的鳳梨酒飼養枯葉蝶。


當心蝴蝶  車速減慢


每年三月到十月是龍田村蝴蝶大量出現的季節,只要天氣晴朗,隨處可見國寶級的黃裳鳳蝶以及大紅紋鳳蝶、烏鴉鳳蝶、大白斑蝶、樺斑蝶、青斑蝶類、紫斑蝶類等在蜜源花叢間優閒進食。


數量到底有多少?一臉黝黑、戴著斗笠的阿伯說:「連走路都要慢慢的,否則一不心就會撞到蝴蝶。」甚至有人建議,應該設立「小心蝴蝶出沒」、「車速減慢‧當心蝴蝶」的告示牌,提醒遊客與駕駛。


民眾也可以預約參加「龍田村蝴蝶生態之旅」,每場次約兩小時,包含一小時的多媒體影片欣賞,並以黃裳鳳蝶為主題專業解說蝴蝶的一生。另外一小時參觀蝴蝶花園,實地瞭解、觀賞蝴蝶產卵、孵化、幼蟲、結蛹等各種成長過程。

移民村與鳳梨史 龍田村全看得見

龍田村位於花東縱谷南段的鹿野鄉境,是鹿野鄉最小的村,清朝時泛稱「鹿寮」,是卑南族的獵場,1874年間,始有恆春阿美族建立「咾吧咾吧社」,當時還要向卑南族繳納蕃租,以換取在此安居。

日治時期,1909年,台灣總督府的官營移民計畫中,龍田村被選為「內地人」(日本人)移民預定地,後因發生阿美族的「成廣澳抗日事件」,總督府遂終止台東廳的移民計畫。直到1915年,改由台東製糖株式會社私營內地人移民村,且以日本新潟縣的農業移民為主,「內地人移民事業」在1919年達到高峰。

終戰後,1955年,行政院經濟安全委員會為發展台灣東部,計畫在台東發展鳳梨種植與罐頭事業,委由台糖公司負責,利用美援在台東設立罐頭製造工廠,一九五八年為配合鳳梨工廠開工,台糖在龍田村設立鳳梨栽培事業區。

當時,世界鳳梨的主要產地夏威夷正值工資上漲,國際市場競爭力減弱,在台東種植鳳梨、製造罐頭外銷,獲利頗豐,因此吸引相當多彰化、台南、雲林等地農民移入,罐頭鳳梨外銷在1972年達到顛峰。

後來由於台灣工資日漲,鳳梨外銷市場逐漸被菲律賓、象牙海岸等國取代,隨台灣都市化與工業化的急速改變,龍田村跟其他農村一樣,人口開始外流。

直到七年前,台灣朝觀光事業發展,龍田村的田野風光、優植鳳梨、移民村歷史,都深受觀光客喜愛,加上「蝴蝶村」美名遠播,尋花訪蝶的人潮日增,位居紅葉溫泉、布農部落、高台觀光茶園交匯樞紐的優越地位,都使龍田村具備發展休閒農業的優勢條件。
(郭麗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