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記】懷抱救贖的心
老包
2017/03/08 第期
新聞報導說蔡英文總統接見「北美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她向與會者喊話,「投資台灣就是現在」!總統強調,無論是五加二的轉型計劃或是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都很歡迎在北美、還有其他地方成功的企業家與好朋友,回來大家共襄盛舉」。
新聞報導說蔡英文總統接見「北美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她向與會者喊話,「投資台灣就是現在」!總統強調,無論是五加二的轉型計劃或是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都很歡迎在北美、還有其他地方成功的企業家與好朋友,回來大家共襄盛舉」。

小英政府動起來 亞協正名、務實拚經濟 社會有感

看起來這是一則並不特別,有關總統例行性接見的新聞。然而這正是我們一直以來,喊破喉嚨希望總統收拾起某些「務虛」企圖(例如所謂新南向拚經濟政策),而回歸有急迫性的、務實的「投資台灣」經濟方向;終於得到初步回應的新聞,因此彌足珍貴。

這算是一個開頭,但仍然是不夠的。台灣經濟問題的百病之源,就是近十年來大舉西進,造成本國投資空洞化所致。新政府上台,當然應該苦民所苦,對症下藥,把能量用在投資台灣才對;此外,其他的經濟企圖都不會得到太多共鳴。現在既然有了開頭,不如玩真的,請一些務實派(譬如資政林信義),來規劃一個「投資台灣」小組,探討如何提供誘因,整合法令等積極性作為,而不要淪為口頭場面話。而投資台灣的議題,尚有一個有利的條件,那就是具有豐富的「故事性」──人都是有感情的動物,「說故事」也是一門政治學問;目的在誘發投資熱潮,同時也能動員台灣軟體人才。希望能真正去啟動這樣的經濟列車。

另一則我們喊破喉嚨後,也終於動起來的新聞,則是邱義仁主持的亞東關係協會,終於召開理事會,正式決議要將不知所云的「亞東」,正名為「台日關係協會」!這是一件好事,我們也應該記一筆。

而和這一則新聞有點相關的,就是一星期之前,我寫了一篇「軍火醜聞」文章,提到「上報」報導某大派系的「雙仁」再起,介入潛艦國造的軍火利益。對此我大大的不以為然,我認為邱義仁放著正事(亞東正名為「台日」)不做,去做其他勾當,真是言不及義也。

為此,邱義仁去函「民報」,說那個報導是錯誤的,對我據此批評他表示強烈不滿。過幾天,亞協就通過正名決議了。我們當然不能說因為我批評他,他才動起來去做這個,以免人家說我們往自己臉上貼金。但不管怎樣,既然領了國家薪水,當然要幫國家做事,而不是只幫派系在尋找利益。這些年來,每遇朋友在政府單位或附屬事業單位獲得職務任命時,我一定找時機提醒他們,「這是在幫國家做事,而不是個人利益的追逐」。台灣要邁向現代化文明,這是基本思維。

邱義仁抗議我,其實我們才應該抗議他:阿扁當了八年總統,一直視他為值得信賴的「國師」,但搞到最後,堂堂一個台灣人總統卻被人關進牢裡,受盡凌辱;而民進黨也因此丟掉了政權,只能坐視馬英九把台灣的經濟掏空,台灣價值遭到嚴重壓抑…。這些,邱義仁都沒有責任嗎?在其位,坐令負能量充斥四週,而不能發揮正能量,夫復何言。

派系利益擱一邊 民眾利益為優先 方是正途

邱的例子令我想到一則有關許信良的故事;在這個故事中,許信良將原本是負能量的粒子,一舉翻轉為正能量!我不得不稱讚這個人:在那個時間點,他真是一代梟雄也── 一九九二年,台灣第一次國會(立法院)全面改選(老代表退場),此意謂被迫「穿草鞋搞革命」的民進黨,首次有機會大舉進軍國會殿堂,去進行更實質的民主改革。民進黨因此摩拳擦掌,全面總動員要和國民黨正面對決。

當時民進黨主席是許信良,而最大派系是美麗島系(許是派系首領,黃信介是大老);國家也是第一次有不分區立委的制度設計,預計民進黨應可分得八席左右──這八席不分區就成為各派系搶攻的重要版圖。麻煩來了,不分區是只要列名,就能當立委,又不用花半毛錢;不像傳統的老K買票式選舉,花了幾千萬也不一定選得上。而民進黨是由一百多名黨代表,在內部投票決定誰來列名不分區。因此這一百多個黨代表,就變得特別重要了。

當時新聞圈及政治圈,就盛傳一則「公開行情」,有人以黨代表一票五十萬的價碼,在進行綁樁,欲將八席「包場」。但傳言歸傳言,也沒人有證據,可是已然對這個新興政黨,造成莫大的傷害;支持者的失望之情,可想而知。而黨內清流們雖痛心也不知如何是好,有人甚至說,乾脆我們脫黨,另外組黨好了。

我說為什麼是你們脫黨,而不是那些不肖之輩脱黨?這太沒天理!然後天意回應了:有一天在一場宴席中,同桌的大老黃信介,可能是看到我在場,當大家在為黨內賄選傳聞而憂心議論時,他故意輕描淡寫說:「唉!就是主席帶人在買票(賄選)嘛!」我內心一震,而旁人也都裝作沒聽到,顧左右而言他…。

回到台北後,我立即在自立晚報的「雅痞日記」專欄,揭發此事!我本來也可以當爛好人,裝作沒事,但事實上我看到眾人盼望的臉色,實不忍沉默矣。此事見報,自晚甚至在頭版頭強調:「許信良帶人去買票!」支持者的抗議電話,立即灌爆民進黨中央!

然而許信良並沒抗議我中傷他,他在隔天立即公開宣布:為此事將召開臨時全代會,修改黨章,將黨代表投票決定不分區排名,改為黨員直選決定!而他領導的派系會支持修法!當時他說了一句名言:「用更民主,來解決民主的紛擾」!偉哉許信良。那一年支持者對民進黨的向心力,因此大公無私之舉,反而更強大!年底的普選投票,民進黨也獲得空前勝利,一舉有五十二人進了國會!

這一則故事用來提醒邱義仁,應向許信良看齊:倘若存有救贖之心,就率領你那個最大的派系,用各種犧牲派系利益的方式,來成就民進黨,及台灣人的最大利益吧!

本文轉自:http://www.peoplenews.tw/news/6090cb39-cb49-4cc0-8739-37203b140b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