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記】陳師孟的眼淚
老包
2017/03/07 第期
監委被提名人之一的陳師孟,在一場名為「找回監察院存在感」的座談會,提到馬英九時代有些恐龍法官,專門辦綠不辦藍;他誓言將來運用監察權,將這些司法敗類趕下台!講到激動處,陳師孟兩度激動落淚。此外,他也提到若能徹底在制度面改革司法,監院即可廢。
監委被提名人之一的陳師孟,在一場名為「找回監察院存在感」的座談會,提到馬英九時代有些恐龍法官,專門辦綠不辦藍;他誓言將來運用監察權,將這些司法敗類趕下台!講到激動處,陳師孟兩度激動落淚。此外,他也提到若能徹底在制度面改革司法,監院即可廢。

陳師孟的眼淚,映照蔡政府的無感

陳師孟是一個性情中人,他的激動落淚並不令人意外。但這樣的個性在盛行政治交易的場域,卻很容易吃虧。因此他在朝小野大的扁時代,很不容易發揮;光在立法院他就鬥不過多數的泛藍集團了,算是懷才不遇。而綠營內目前的主流派,也是政治算計掛帥,現在可能會覺得他不夠冷靜(容易激動),或眼高手低,未來在監察院是否真能做事,不無疑問。

這一點我倒是有若干感想及見解。陳師孟「激動落淚」的背後,有一項很重要的特質,我認為正是目前綠色執政主流派(當權派),所最欠缺的──那就是「使命感」!現在的當權派是由所謂「老藍男」,加上民進黨內最會耍計謀搞內鬥、言不及義、現實利益掛帥的最大派系,所聯合組成的。這樣的組合,也就造成原本期待維新變革的大眾,對如今的新政府,因失落感而造成小英總統的民調低落。

因此,陳師孟濃厚的使命感氣息,彷彿一面鏡子,讓我們看到當權派低俗、市儈的一面。我記得蔡總統最初始所提名的司法院正副院長人選,讓大家嚇一跳,因為都是具有藍色背景的人,因而引發改革派集體大反彈。對此,我們的政治素人總統很不解,就找了改革派的代表們進府詢問;知道反彈原因後,蔡總統講了一句話,更如同提油救火,而引起軒然大波。

那一句名言,也透露了她的素人思維及用人哲學。她說:「(你們不滿人選是威權時代的配合者)可是,在威權時代,大家不都是選擇配合嗎?」這一句話明顯和綠色執政,其「起家」背景、出身背景相違背,當然引起泛綠支持者大反彈。蔡總統眼見一發不可收拾,就不再堅持原意,而選擇自打耳光,撤換人選。就這一點而言,我們應肯定蔡總統的從善如流,縱使很漏氣也在所不惜。

綠色危機:被掏空綠色價值的綠色執政

但在內閣用人方面,則因木已成舟,或小英總統仍不明白她的思維(威權時代,大家不都是選擇和體制配合嗎)到底錯在哪裡?那現在,我們看到陳師孟的例子後,就可以更明確的告訴蔡總統:那就是使命感啊!

而「使命感」又是什麼?或許我們可以用另一則故事,來詮釋「陳師孟的眼淚」。蔣友柏是威權獨裁者兩蔣的嫡系後代,但他卻很不喜歡那些威權的配合者;他除了靠自己的設計才華在社會出人頭地,也曾批評馬英九「他們那種人」。他說:「這種人,拿國民黨獎學金到國外留學,卻沒有把民主觀念帶回來」,「只是在威權體制下扮演一個角色」。

善哉斯言!「只是在威權體制下扮演一個角色」;而另外一群人,則是誓死要推翻黨國體制、「黨國食物鏈」的民進黨眾多好漢──陳師孟因認同民進黨的使命感,而選擇加入,否則以他的顯赫學歷,及正宗國民黨深藍血統(祖父陳布雷是老蔣的文膽,他算是深藍的「貴族」),要在藍營「扮演一個角色」,真是輕而易舉。這就解釋了有無使命感的根本差異。

蔡總統是政治素人出身,或許比較不清楚這些,但也因為她的素人風格,使得執政以來,產生不少用人風波。她的團隊,太多「只是在當權者體制下扮演一個角色」,沒有使命感,也配合不上綠色執政價值觀及方法論者,使得新政府聲望一落千丈。現在這一幕「陳師孟的眼淚」,或許可以令小英總統感受一下,不一樣的政治氛圍吧。

然而我也要提醒一下陳師孟:濃厚的使命感底下,多數時間也應該冷靜沉澱,講究方法論,才不會半途而廢;或盛怒之下,再「拂袖而去」──最好找一個能和自己互補,可以冷靜分析的助手,才不會遭政治現實或體制反噬!

舉例來說,陳師孟到現在才知道「原來監察權可以制衡恐龍司法(包括檢察官及法官)」,但有一個人在早年就很清楚的,那就是謝長廷──2006年初,他在閣揆任內,司法體系見綠色執政內鬥不休,趁虛而入,已開始「辦綠不辦藍」,甚至拿扁家成員祭旗。謝向扁總統要求授權給他,他有辦法在國會找到足夠票數,讓監察委員提名過關,監察院得以運作,「安插幾個有正義感的監委,就可以降低辦綠不辦藍的氣焰」(這正是謝的政治哲學:「從現實出發的理想主義者」)!

可惜當時扁已受制「新蘇連」的逼宫,懦弱之下,未能和謝合作;該集團甚至忌憚謝的政治才華,怕壞了他們好事,而在匆促之下,撤除謝的閣揆位子,改由逼宫集團上任。從此之後,監察院一直懸空而無作為,恐龍司法體系,更能為所欲為。因此創下了扁時代,從未組成監委團隊的政治大敗筆!夫復何言?

往者已矣,不必再探究誰欠缺政治智慧了。但來者猶可追。完全執政的小英總統,您的團隊,最欠缺的就是,有方法論的使命感呢。

本文來自:http://www.peoplenews.tw/news/5ff7f036-16f4-44fc-8866-5773c4e896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