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記】氣死驗無傷
老包
2017/02/20 第期
國民黨中評會主席團主席,也是老K黨國體制忠貞擁護者、反李的陳庚金,這幾天在煽動老K鐵票族群,反對新政府的不當年金改革時,說了一段轟動武林的話;他呼籲現職軍公教人員,「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大家來拖垮這個政府」!
國民黨中評會主席團主席,也是老K黨國體制忠貞擁護者、反李的陳庚金,這幾天在煽動老K鐵票族群,反對新政府的不當年金改革時,說了一段轟動武林的話;他呼籲現職軍公教人員,「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大家來拖垮這個政府」!

杜絕「又撈又混」之徒 就是用選票讓他們退場

陳某人這一招「當米蟲拖垮政府」怪招,在社會引起一陣譁然,大家看傻眼,但據說現場卻引起熱烈迴響。台灣話說「氣死驗無傷」,其實就是這個意思。「能撈就撈、能混就混、拖垮政府」,本來是外界在批判的用詞,現在這些人不但不否認,還反過來向我們嗆聲「我就是這樣,你奈我何?」陳某人堪稱是國民黨內的厚黑學代言人。

而這種「你奈我何?」大哉問,近三十年來,其實也刺激、促成了台灣一路走來,前仆後繼的民主改革偉大成就。因此,當陳庚金在那個反改革大會上,「攤開來說」而引起熱烈迴響時,在外面的我們,也應該為我們的民主成就而鼓鼓掌。

三十年前我開始寫文章與他們對上時,當然就知道他們是來拖垮台灣的,因此我稱他們「共犯結構」,後來這個名詞已經成為很普遍的新聞用語。近年來,我則感覺「共犯結構」有時並不能完全貼切描述,在我們社會這些盤根錯節的現象,我因此用「黨國食物鏈」來加以補充詮釋。然而這些批判理論,對陳庚金他們那些人來說,簡直就是他們引以為傲的血統證明,「你奈我何」才是歷史爭執的重點。

那該怎麼辦呢?李登輝在當總統時,當然也想過這個問題,但當時黨國食物鏈自有一套「千秋萬世」的體系;為了克服這個難題,老李就和黨外的民主派聯合起來,將原本無解的體系,開了一條渠道,這條渠道就叫做「寧靜革命」!這是為什麼他們那一票人,一談到李登輝時,就會咬牙切齒,且老李一卸任總統,這些人就迫不及待把老李推出國民黨主席之位的根本原因(陳庚金當時是驅李的大將之一)。

「寧靜革命」的真諦就是:一切用選票來決定價值的輕重!陳庚金說「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大家來拖垮這個政府」,他是擁有本錢才敢這樣說的──因為他們一直以來,利用利益共同體戰術,是屢選屢勝的。地痞流氓因為拳頭夠大,他才能肆無忌憚向你開口收保護費。試想,陳某人近八十歲了,他在黨國食物鏈吃香喝辣,也超過五十年了。我們直到今天才有條件來和他較量一番,可見人家是真的有實力的。

執政光講道理沒用,掌握方法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人類的文明進化,這就是活生生的真相;你說你是「改革派」,人家他也承認他叫「反改革」,所以你要怎樣?這個邏輯的背後,多年來民主派其實也早就見怪不怪。簡單的說,光講道理是沒用的、無濟於事的,我們的民主之父,李老先生已經幫我們設定了一個遊戲規則:選舉時,贏它(黨國食物鏈)一票以上,這才是有用的!

當然,這也是近年來,我對民主派某些人的作風不以為然、恨鐵不成鋼的主因──因為照你們這種爭相逐利,渾忘大環境艱險的玩法,很快又會被黨國食物鏈奪回江山,而我們又要氣死驗無傷了。

所幸我們在二〇一四年,出現一個亞斯伯格症的政治素人柯P,他的身上所呈現的,剛好是「能撈就撈、能混就混」的相反對照版,這讓整個社會如夢初醒,而在接下來的重要選舉,一再讓黨國食物鏈兵敗如山倒,我們今天才能用比較不一樣的心情,來面對這些擺明要拖垮大家的無賴。

我有幾個亞斯伯格症朋友,他們在瓦解黨國食物鏈的過程中,常有非凡表現。除了柯P,還有已經過世的陳定南;另一個就是我們常叫他「大砲」的義美高先生,上星期在一場餐會中遇到他,路見不平的大砲仍如往常四射也。這一次他講了一件頗有見地的事,他說新政府在年金改革這件事情,策略上是不夠精緻的──舉例而言,他認為既然是「不當年金改革」,為什麼對外卻一再說「年金改革」,而省略了「不當」?這在改革的過程中,平添了若干詮釋上的混淆和負擔。

高「大砲」所言是有道理,但隔天陳庚金的轟動武林名言就出爐了,也就是說──「不當」又如何?你奈我何?因此,我還是那一句老話:為了避免氣死驗無傷,我們還是要記得,步步為營吧,選舉時,一定要贏它至少一票!這才是根本的。

執政時,則一定要掌握「方法論」;要讓人民覺得你絕不是「又撈又混」,而又覺得你有能力把事做好,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本文轉自http://www.peoplenews.tw/page/bb9facb8-7387-44e0-a563-1296b11b5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