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翻盤」乃無稽之談
與媒體對抗
2004/05/14 第421期
民調就是民調,不是民意。而若不了解其機制而草率解讀引用,媒體極易誤導視聽,政黨則易嚐敗選苦果。
與媒體對抗 網站:www.socialforce.org

親聯盟在三二○選後的公開信表示:「這次大選,國親在各媒體民調一路領先下,包含投票當日各媒體所做『出口民調』都領先」。除了國親聯盟,包括一些所謂「社會菁英」在內的許多人,也都認為總統大選是最後「翻盤」,甚至質疑其正當性。這類型的論述都犯了一個錯誤︱將民調結果跟實際民意混為一談。

取樣偏差 使民調變調

以外國經驗為例,有數十年民調經驗的法國權威機構(如SOFRES、BVA),近十年來也曾經預測過:席哈克會在一九九五年總統大選第一輪出局;右派會在一九九七年國會大選續保多數席次;二○○二年總統大選第二輪賽局將是席哈克對喬斯班。事實證明全部槓龜。

雖然嚴謹中立沒變,但是法國的選舉民調也不準。究其原因很多,純就技術面而言,至少有二個因素常造成取樣偏差︱拒訪率提高;使用行動電話者增加。由於這些樣本非平均地分佈於社會各界,民調機構很難正確地修正其統計數字。此外,社會變遷也使傳統上修正數值的標準(性別、年齡、職業、城鄉)變得不夠精細。

而研究者也發現,不但得新增其它標準(學歷、婚姻狀況、子女數),甚至得細分某些類別(如已退休者以前的職業別),因為這些都會影響到政治傾向。這些問題當然並非法國才有。

台灣民調比較高明嗎?二○○○年總統大選扁宋連得票分別為三成九、三成七、二成三,但是在選前幾家媒體最後公佈的民調中,三人支持度分別為二成五、二成四、二成二(中時),二成二、二成六、二成七(聯合),二成四、二成七、二成四(TVBS),這種民調數字與最後結果間的差異,四年後還是再度重演。

拒訪率高 少數成關鍵

「拒訪率」應該是民調數字有差異是重要因素,TVBS的那一份民調拒訪率就達一成二。誰拒訪?該民調中,百分之五的受訪者宣稱在一九九六年投彭明敏(實際得票率二成一),由此可見一斑。更有趣的是,有近一成的受訪者表示不知道或不記得當時投給誰,是健忘迷糊?還是對民調消極抵制?

為何拒訪?除了戒嚴時代所留下的恐懼之外,媒體的政治傾向也往往會引起抗拒感。前者也許因為政黨輪替而減緩,但是後者似乎不容易消失。即使拒訪率降低,取樣的問題依然存在。TVBS在今年三月八日所做的民調拒訪率僅百分之三,結果是扁連支持度分別為三成六與四成。問題是:如果拒訪者大多傾向於投扁呢?

除了拒訪,時空限制也不容忽視。在營服役、長住國外以及經常在晚間十點半以後才返家的人,幾乎永遠是民調的漏網之魚。即使僅佔全體選民一小部分,他們仍可能在緊繃的選情中成為關鍵少數。

出口民調雖可超越上述障礙,仍難敵「拒訪」。TVBS此次出口民調拒訪率達四成,而受訪者中五成三投連戰。後來根據開票結果,TVBS才修正為雙方各五成。這再度證明:在面對民調,尤其某些媒體民調時,選擇沈默者多為泛綠選民。根據該出口民調正式報告,當天下午六時三十三分已修正其預測值,但由於這是第一次作,事先不知會有修正值,且擔心民眾無法理解而造成混淆與不信任,所以當時並未公佈。

選後爭議 TVBS應說明

其實,當初如果TVBS公佈其修正值,並扼要說明造成誤差的原因,可能有助於在第一時間祛除部分選民對選務的不信任。捨此不為,反而使出口民調在選後爭議中火上加油。由此可見,媒體的作為與不作為都可能對政治社會造成影響。

依照該出口民調結果,修正同一媒體在選前十天所發佈的民調(連宋四成,扁呂三成六),我們可以發現扁呂當時可能以微幅差距領先連宋。而這跟三月初的山水民調與選前兩天的民進黨「估票」是非常接近的。

總之,民調就是民調,不是民意。若不了解其機制而草率解讀引用,媒體極易誤導視聽,政黨則易嚐敗選苦果。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劉念夏在一篇「你相信誰的選舉民調」的專文中表示,「民調所取得的」民意的本質,乃是受訪者在「特定機制及情境下」,所進行的一項集體意見表達,我們不能因為多數民調結果一致,就認為這是「民意」,甚至是「精確的民調」。這篇專文,國民黨高層應該仔細拜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