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泰英 展開「後劉時代」人事佈局
吳念昌
2003/07/04 第380期
當外界開始把開發定位為「陳胡共治」的新經營體制之際,退居幕後擔任開發最高顧問的劉泰英,卻暗自開始展開「後劉時代」的人事佈局。
經過與財政部長達二個多星期的纏鬥,中華開發的前董事長劉泰英終於在官方的要求下,所有開發的職務,從金控、工銀兩個董事長與常董,通通請辭,達成財政部要求的「一個都不能留」的標準。

然而,當外界將開發視為「去劉泰英時代」之際,上周,開發低調舉行董事會,悄然的更動開發七位常董,包括劉泰英指派的邱正雄、葉國一、許勝雄等泰公黨的好友通通進入開發常董會。可見,劉泰英雖然已經請辭所有檯面上的職務,但仍對開發運作具有絕對關鍵的影響。

◆果真來去自如 劉連辦公室都未變

六月廿一日,劉泰英在財政部數道金牌的勒令下,終於交出開發金控董事長給陳敏薰、開發工銀董事長給胡定吾,對於自己在開發十餘年的歲月,劉泰英以「緣起緣滅,來去自如」自況心境,表示他年事已高,要回家含飴弄孫去了。

在大弟子潤泰集團負責人尹衍樑臨時抽腿之際,在開發常董會將對劉泰英案進行決定時,尹衍樑的潤泰代表做出請辭動作,讓泰公黨在開發常董會中局勢大亂,最後劉泰英在壓力下,只好把棒子交出給陳敏薰與胡定吾。當外界開始把開發定位為「陳胡共治」的新經營體制之際,退居幕後擔任開發最高顧問的劉泰英,卻暗自開始展開「後劉時代」的人事佈局。

從空間來講,有趣的是,劉泰英並未搬離他位於開發十五樓的董事長辦公室。他仍以最高顧問的身分「位居要津」,但是檯面上的董事長陳敏薰搬到旁邊小一點的辦公室。劉泰英請辭開發、工銀雙董事長職務,外傳是陳敏薰家族與胡定吾合作,聯手把劉泰英架空、拱走。不過,根據了解,劉泰英雖然官司纏身,但是與陳敏薰的父親陳重義擁有二十餘年的交情,陳家還幫劉泰英籌足交保的六千萬天價保釋金,兩家情誼仍維持相當的緊密度。只不過,官方要劉泰英下台的意志堅定,陳家也不敢正面與官方對抗,挺劉到底。

所以,陳敏薰的出任董事長,也是經劉泰英點頭,至於胡定吾的部份,陳家與胡定吾的互信基礎並不穩,不可能兩派人馬聯手換掉劉泰英後,以胡定吾的深沈心機與長達八年的開發經驗,稚嫩的陳敏薰,可能最後開發金控董事長位置會遭架空,因此,劉泰英繼續出任最高顧問,陳敏薰出任金控董事長,一暗一明,是陳家與劉泰英在開發繼續搭檔的默契。

◆悄悄布局邱正雄動向很有趣

劉泰英除了安排陳敏薰這著暗棋之外,在交出兩個單位的董事長寶座與開發金控的常務董事後,他所代表的昌泰投資公司,偷偷在近期把代表人改為大華證券董事長邱正雄。

邱正雄在最早的時候,曾表態不願意蹚開發人事案渾水,尤其曾經被李登輝稱為「全世界最好的財政部長」邱正雄,在國民黨內部一直被視為有點親李色彩,因此對於開發案一直相當低調,不願意被劃歸為泰公黨。不過,在開發人事鬥爭告一段落時,邱正雄卻偷偷的接受劉泰英的委託,接替劉泰英的位置出任開發常董,進入開發的決策核心,顯示兩人交情深厚不足外人道。

邱正雄擔任董事長的大華證券,原本是國民黨的黨營事業,前年,國民黨需金孔急,把大華賣給了開發,就此脫離了黨營金融團隊,當初被國民黨安排到大華當董事長的邱正雄也面臨職位不保的尷尬,不過,劉泰英相當夠意思,把邱正雄留了下來續任大華董事長,也顯示劉泰英用人哲學有放長線的考量。

除了邱正雄悄然接受劉泰英委託出任開發常董之外,開發上周也補了另外兩位新任常務董事。分別是電電公會理事長許勝雄與英業達負責人葉國一,這兩位也是在開發董事會中,親劉的董事。目前在開發金控常務董事會中,共有七名常務董事,其中只有胡定吾與官股的台銀總經理李勝彥屬於非劉派人馬,其他的五席,包括陳敏薰、林軍(開發副總)、邱正雄、許勝雄、葉國一,皆是劉泰英一手安排的人馬,由於開發金控重大投資案,皆需要經常務董事會核准通過,因此劉泰英雖然已在名義上淡出開發董事長,但是他的影響力還是在開發深植不去。

◆拉幫結派胡也不是省油的燈

面對劉派人馬在劉泰英請辭後,仍然大軍入侵開發決策核心的常董會。與劉泰英互有心結的胡定吾,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

劉胡兩人恩怨,從二年前的開發股權爭奪戰開始,當初劉泰英破壞了劉胡共治的默契,硬是把胡定吾踢出開發總經理的位置,讓當初居間協調的總統府相當尷尬,也種下劉泰英與扁政府交惡的因子。如今,胡定吾又重回開發權力核心,擔任開發工銀的董事長,雖然他說過去恩怨,就此打住。不過,面對劉泰英在開發設下各道關卡,胡定吾也不是省油的燈,也開始拉幫結派,絕地反攻。

就在劉泰英引進三位親劉人士擔任常董同一天,原本也由劉泰英兼任的開發金控總經理,改由前大安銀行總經理趙元旗出任。與胡定吾同年的趙元旗,他的母親,是知名律師徐小波姊姊;他的外公,則是前中央銀行總裁徐柏園,他的老婆劉伶君曾擔任前總統李登輝英文翻譯。趙、胡二人從小玩在一塊兒,並經常一起爬山,趙元旗的媽媽還是胡定吾的乾媽,兩人私交甚篤,這對從小的玩伴,如今結伴重現開發領導階層,也顯示胡派人馬在開發不甘示弱的企圖心。

擁有四千億投資資源的開發,從國民黨時代到民進黨時代,一直都是動見觀瞻的金融機構,除了它的特殊的歷史淵源之外,開發在劉泰英領導的十餘年當中,有風光也有爭議,如今隨著劉泰英的官司纏訟,加上捲入開發的經營權爭奪戰,讓這家台灣在國際間最具盛名的投資銀行,傷痕累累,這恐怕也是開發五十萬股東徒乎負負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