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難平 美國難辭其咎
文╱路遙
2000/10/25 第239期
中東高峰會雖然以巴雙方取得立即停止暴力協議,但距真正和平仍有一大段距離,而以色列在美國撐腰下,仍自以為無人敢攫其鋒,因此可以強行兼併東耶路撒冷、在阿拉伯人土地上建屯區、否定巴人自由遷徙權、恣意轟炸黎南。這林林總總的非法行為,都應該由美國負責。
 中東多邊高峰會旨在尋求解決以巴衝突具體方案,但就在峰會於埃及謝赫港召開的同時,以巴雙方的暴力和流血衝突,卻是聯合國祕書長安南十四日宣布中東緊急峰會以來規模最大、程度最烈的一次。從九月二十八日以色列右翼聯合黨黨魁夏隆擅闖聖殿山引發衝突至今,儘管國際社會疾聲呼籲雙方自制和全力斡旋,但事態還是在多次稍呈平靜後急劇升高,箇中原因不一而足,但最主要關鍵還是向來一手包辦中東和平進程的美國政府,一味偏袒以色列,致使巴拉克態度益發強硬,阿拉法特則在群眾蜂起抗暴的現勢下,益發不能示弱,終於釀成一九八二年以黎戰爭以來,威脅中東安定與和平最重大的變故,而柯林頓在公信力盡失的情況下,不得不把中東亂局交給安南收拾。
峰會主角 各唱各調
 此次峰會雖然以巴雙方同意立即停止暴力的協議,但並沒有在協議上簽字,是否能為中東地區帶來和平,還有待觀察,而從這次參與峰會領袖,彼此心結難解,柯林頓和安南保持距離,阿拉法特和巴拉克神情冷漠,當然,兩人並沒有握手。峰會討論的議題主要有三個:以軍撤回衝突前的據點,以巴雙方宣布停火,以及成立國際調查委員會,以查明衝突的起因。阿拉法特在會中提出的主張是,以方停止攻擊巴人平民,停止巴人在自治區內的活動限制,撤出部署在巴勒斯坦的重型武器,由聯合國領導國際社會共同調查衝突起因。另一方面,巴拉克則堅持巴人應先停止攻擊以軍和以色列平民,上星期剛釋放的「哈瑪斯」與「伊斯蘭聖戰」組織成員,應再行逮捕以防範其進行暴力破壞活動,巴勒斯坦媒體亦應停止所有鼓動巴人攻擊以色列的言論。
 另外有兩個相關的發展,也可能對以巴前途產生決定性的影響,一是阿拉伯國家將在二十一日召開高峰會議,可能對以色列採取一致的立場。另外,倡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十七日在日內瓦召開緊急會議,由阿拉伯國家和回教國家所提出的決議案除主張成立調查委員會,查明以巴衝突原委外,亦應調查以軍用武過當涉及違反人權情事;以色列並非人權委員會成員國,最大靠山美國在國際批判聲浪中只怕無法再為以色列撐腰,以色列以這類會議對結束以巴衝突無益為由堅決反對自屬意料中事。
以巴風波 接二連三
 峰會進行同時,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巴人示威群眾再度和以軍發生衝突。值得注意的是,十六日抗議行動矛頭拉指阿拉法特,指責他出席峰會乃是「出賣巴人亡難者」,甚至連阿拉法特自己所領導的「法塔組織」也打出「對抵抗說是,對峰會說不」的口號。同樣的,以色列民眾也對峰會充滿疑慮,認為峰會不可能結束目前的衝突,更擔心巴拉克在國際壓力下簽下有損以色列權益的協議;此外,峰會正碰上猶太教的住棚節,按傳統應以野餐郊遊方式在外度過,這回唯恐遭到回教武裝分子攻擊,只得改在家?媢L節。
 以巴之間的恩怨涉及歷史情結和民族與宗教因素,可說是錯綜複雜,但這次因夏隆擅闖聖殿山阿克薩清真寺引爆的衝突,所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主要原因則巴人委曲求全,剛在九月十日將建國最後期限九月十三日再往後延,給巴拉克更多時間凝聚內部共識,不意夏隆卻在巴拉克表明耶路撒冷日後可做為以巴兩國共同首都後,以擅闖聖殿山行動來伸張主權,而巴拉克在衝突事態擴大後,竟為了保住自己的總理職位,邀請夏隆入閣,阿拉法特再怎麼顢頇,也不可能示弱,以免影響自己在巴人自治政府和在日後談判中的地位。其次,到了巴人建國的最後關頭上,以巴雙方內部的壓力逐漸擴大,已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巴方的壓力當然是來自強烈的建國願望,在以軍遲遲不撤退和最終地位談判始終停滯不前的情況下,演變成反阿拉法特和敵視以色列的態度。以方的壓力則是來自巴拉克所領導的少數聯合政府,隨時有倒閣的可能,以及強硬右翼勢力激進派屯民組織。
美國壟斷和談進程
 不過,追根究柢地說,美國總統柯林頓和國務卿歐布萊特,在歷次以巴談判中一面倒地偏袒以色列,才是促成以色列對巴人態度如此強橫的主因。柯林頓亟欲以外交成就掩蓋緋聞和醜聞名聲,已經不是什麼祕密,此處不再贅述,問題是,自從一九九三年說服阿拉法特和以色列前總理拉賓,在白宮草坪握手之後,由他一手包辦所謂「中東和平進程」,絲毫不掩飾一切以以色列利益為主的作風,結果只是造成和平進程延後,以色列益發食髓知味,巴人則是挫折和憤怒難平,以致雙方稍有摩擦便一發不可收拾,不但以巴雙方同受其害,整個中東也陷入動盪不安之中。
 其實,聯合國二四二和三三八決議案,已經為以巴和平打好基礎,美國如果真的有心為中東謀和,只需敦促以方依照決議案內容,以撤出占領軍換取阿拉伯國家承認其生存權,以方至少能贏得周邊阿拉伯國的善意回應,彼此和平共存的可能性也就大為增加。但美國不此之圖,凡事都以以色列安全考量掛帥,不但提供大手筆軍經援助,對以軍在占領區內違反人權的行為也視若無睹,反而促成以色列在占領區內廣建屯墾區,絲毫沒有全面撤軍的意思。柯林頓政府主導的以巴和談,每談一次就偏離聯合國決議案幾分不打緊,甚至一味拒絕歐洲聯盟等國際社會參與,在安理會辯論巴勒斯坦問題時,美國的立場肯定是為以色列辯護,辯護不成則揚言動用否決權。
 以色列在美國撐腰之下,自以為無人敢攖其鋒,因此他可以不理會聯合國決議案強行兼併東耶路撒冷、在阿拉伯人土地上建屯區、否定巴人自由遷徙權、恣意轟炸黎南。這林林總總的非法行為,都應該由美國負責,尤其是假和平與安定之名為以色列代言的柯林頓和歐布萊特。所以,以巴談判要有進展,就得打破美國壟斷和談進程的局面,回歸到聯合國這個國際仲裁機關。這不是反美,也不是反以,而是美以兩國所擘劃的和平方案,完全是從以色列利益著眼。以巴之間是否還有和平可言,經過這次流血衝突之後很難說,但可以肯定的是,越早在美國和平方案之外另起爐灶越佳,最好是柯林頓和歐布萊特完全閃一邊去。
 有人擔心這次以巴衝突會演變成中東戰爭,其實這可能性不大,理由是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只有警力,沒有軍隊,巴人民眾石頭棍棒當武器,宣洩不滿的成分大於「對以聖戰」,若沒有埃及、約旦和敘利亞介入,戰爭打不起來,而目前埃約敘的介入談判,主要目的是恢復區域和平,並無對以開戰之意。其次,以色列已因這次用武過當的軍事行動形象大壞,加上國內還有主和派和阿裔以色列人掣肘,柯林頓既已有心無力,恐怕不願見到自己一手主導的以巴和談一事無成,反而在卸任前釀成大戰。因此,美國退場,聯合國接手,雖然一時間無法消弭以巴之間重大歧見,至少會進入一個相對沈滯的階段,待雙方內部情勢穩定之後再求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