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獨家內幕 恐龍反撲林信義奮力突圍
文╱高天生
2000/10/20 第239期
續建核四,只是要增加電力備載容量率,並非不建就缺電;舊政府一意孤行,是牽扯政商利益掛勾。林信義以人文精神思考核能問題,遭既得利益者群起圍剿,實與擋人財路有關。
 你知道嗎?有趙鐵頭稱號的硬漢趙耀東,當年在經濟部長任內,曾因備載容量率高達五九%,甘冒大不韙建議停建核四廠,核四因而延宕了十年,但趙耀東也因利益關係人卯勁反撲而愴然下台!

 林信義是第二位建議停建核四的經濟部長,在唐飛因健康因素請辭獲准衍生的政壇核四風暴中,林信義在內外交逼煎熬下,一度也面臨為政策負責而下台的危機,最後,林信義雖然挺了過來,惟身邊親信人士赫然發現林信義原本豐腴的臉龐明顯削瘦下去了,他的體重至少減了五、六公斤。

 林信義面對的不是單一的黨派或特定個人,而是不折不扣政商大恐龍的反撲。所謂「恐龍」,牽扯的是天文數字般龐大的政經利益,舊政府時代,透過政商勾串、利益輸送,他們的胃口已愈來愈大,蠅頭小利,他們不會動心,但數千億、上兆元的大案子,他們一定卯足全力佈局、綁樁,非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不會讓他們感到心滿意足,核四廠的二千億預算,早被他們視為囊中物,核一、核二、核三各擴建二部新的機組,更是他們垂涎的大肥肉。

 傾向續建核四的前行政院長唐飛雖已去職,但國民黨和舊政府財經閣員仍然卯力在核四問題上進行政治角力,「抨擊新政府財經政策低迷,信心危機主要源自於核四廢建,令外界對政府施政的連續性沒有信心」。

 國民黨主席連戰在多項公開場合,更以罕見嚴厲口吻指摘,北部缺電,卻不要電廠,南部沒水,又不蓋水庫,為的就是滿足民進黨的意識形態,這是神主牌,「廿一世紀的中華民國能夠靠神主牌過日子嗎?」

 另外,國民黨中央也準備對林信義動用黨紀大刀,國民黨祕書長林豐正指出,國民黨籍政務官當初是在國民黨同意下才入閣的,不過國民黨是在有條件情況下同意的,也就是不鼓勵、不背書,但是如果有任何黨員違反黨的規定,國民黨一定會做適當處理,只要違反黨紀就按黨紀處理。

 據了解,新政府雖然迄未對核四案作成最後決策,但國民黨高層認為林信義公開主張停建核四,已違背國民黨的政策立場,因而已蒐集相關言論資料,移送考紀會處理。

核四工程 政經勾串嚴重

 接近林信義的親信友人對連戰和舊政府財經閣員的種種攻訐、批評,都相當不以為然,他們指出,以經濟部提出的美濃水庫替代案而言,林信義接掌經濟部以來,殫精竭慮尋找南部缺水的解決方案,雖然不能完全解決問題,至少他已盡了力,試問舊政府那些主管的財經大員,究竟做了什麼?美濃水庫延宕八年無法順利興建,究竟是誰的責任?難道又要將帳算在林信義身上嗎?林信義「做到流汗,讓人嫌到流涎」,那些坐領乾薪卻不做事,或是無能的政務官,有何資格指摘真正在做事的人!

 其次,股市從今年五月十九日九千一百餘點,跌到十月十六日的五千六百卅餘點,真的都應歸咎於新政府在核四及美濃水庫政策上的搖擺及替代方案可行性的不明確嗎?美國沒有新政府,也沒有核四和美濃水庫問題,為何高科技那斯達克指數也會從五千餘點跌到三千二百點上下?過去國民黨主政時代,股市衝上萬點,也曾跌跌不休到三千點上下,這又如何解釋?難道那也是阿扁總統和林信義惹的禍嗎?

 九月卅日,經濟部長林信義向行政院正式提出不續建核四的建議案,前經濟部長王志剛立即搖身一變成為擁核主帥,並以台電大潭火力發電廠商轉時程的延宕,來質疑相關替代方案存在極大不確定性。

 但外界卻普遍視王志剛的說詞,為年度最大政治笑話。大潭火力電廠的延宕,其實是不為也,非不能也,王志剛在經濟部長任內,有虧職責於先,現在又拿自己的消極無能來質疑林信義,豈不是在自暴其短?

 核四案究竟暗藏什麼不可告人玄機,連鐵頭趙耀東踩到地雷,也只能徒呼負負?政壇高層人士分析,舊政府由上而下、一意孤行要建核四,並非真正基於急需電源的專業考量,而是牽扯極端複雜的政經利益勾串。當年,趙耀東是擋了強人蔣經國之子蔣孝武的財路,不旋踵成了犧牲羔羊。如今,林信義又擋了誰的財路?蔣家的代理人,抑或另有藏鏡人?

 從這次國民黨精銳盡出、全面性地毯式大動員,除了舊政府財經閣員江丙坤、陸潤康、徐立德、王志剛等都走上第一線發表擁核言論,甚或黨主席連戰也頻頻變臉、扮演攻堅的重砲手,台北政壇傳言或恐接棒運作核四廠興建事宜者,必然是連戰家族嫡系或國民黨極高層人士,只是無人對此項馬路消息正面證實。

親訪民瘼 林部長急轉彎

 據轉述,林信義是基於個人良知,並認定每個國民都有知和免於恐懼的權利,因而經過深思熟慮提出停建核四的建議,供新政府決策參考。對於既得利益者的最後反撲,林信義早就心裡有數,也做了最壞的打算,但他最耿耿於懷的是媒體居心叵測一面倒為「擁核」發聲,且污衊他是壓垮唐飛的最後一根稻草,將他對核四的專業性評估,扭曲為揣摩上意的「政策急轉彎」,並充當政治權鬥的馬前卒。灰心失望至極,林信義因而有不如歸去的感慨!

 在產業界工作時,林信義沒有機會對核四相關問題,進行深入的了解、評估,對舊政府大力宣傳的「不建核四就缺電」、「核電成本最便宜,也最乾淨」等說詞,並未有所質疑,但接任經濟部長後,調閱相關資料後,他立即感到不對勁,尤其對台電不積極尋找其他更有效率的替代方案,相當不以為然。

 六月間,親自走訪核一、二廠和到核四廠址傾聽當地居民心聲,林信義更對居民的不安感同身受,他思忖:「要是有其他可行的供電替代方案,我們為什麼不能認真的去加以考慮呢?難道提供人民『安心』的生活環境竟是與經濟發展如此水火不容?」

 核廢料問題的處理和缺乏妥善的處置對策,也讓林信義受到極大衝擊,貯存只是暫時擱置問題,未來核廢料何去何從,沒有人知道。低放射性廢料半衰期達三百年,高放射性部分衰退期達數萬年,林信義質疑:「我們如僅單純地考慮短期的經濟發展,在我們這一代享受數十年電力的方便,卻留給子孫無法處理的廢棄物,這將是我們下一代無法釋懷的夢魘。」

 對於核四廠址貢寮當地居民長期激烈抗爭,甚或是悲壯的近乎焦土作戰行動,許多人譏為非理性,林信義也從內心產生強烈的悲憫同理心,他捫心自問:「若是核四廠是在自己家園,是否自己仍能以相同的『理性』來欣然對待?」

停限電 肇因輸配電管理

 有人一廂情願咬定出身產業界的經濟部長林信義,應義無反顧擁核,當林信義揭開停建核四的底牌後,他們惱羞成怒、情緒性為林信義戴上「反電」、「反經濟」的大帽子,其實真的有那麼嚴重嗎?依照台電的規劃,核四兩部機組預定在二○○六年與二○○七年完工商轉,總發電量為二百七十萬瓩,約佔台電總供應電量的六%,台灣經濟若因欠缺這六%的電而垮掉,既不合邏輯,也太不可思議!

 且不論林信義提出停建核四建議時,同時端出未來七年可取代核四發電容量的替代方案,依據台電資料,即使沒有核四,到二○○六年、二○○七年,台灣的電力備用容量率分別為一八.八%、一三.六%,比過去十年來任何一年的備用容量率都高,並不會出現企業界擔心的因缺電而影響經濟發展的窘況。

 就台電供電的資料分析,長期來發生停電或限電情事,往往不是肇因於電力不足的問題,而是台電輸配電管理與需求面管理的問題,或是意外事故導致,續建核四只是讓二○○六、二○○七年備用容量率提高為二六%、二○.五%,就如一般企業多在倉庫囤積一些存貨,對企業的營運並無實質挹注。

 擁核人士和國民黨財經官員喜歡以群眾的抗爭增加不確定性,來質疑、否定相關替代方案,但試問:續建核四,不是一樣會有當地居民的強烈抗爭嗎?民營電廠附近居民的抗爭,目的在於提高補償金額,貢寮居民反核卻是視死如歸的焦土抗爭和生死存亡抗爭,後者處理的難度高於前者千百倍,為何要捨易求難呢?

 電力事業自由化和小型分散化已是國際能源發展的主流趨勢。就像政府推動電信自由化、中華電信民營化,結果引爆通訊產業的龐大商機,並讓消費大眾享受廉價而穩定的通訊品質,如果電信事業沒有自由化,中華電信獨家持續壟斷經營,大家會有便宜的大哥大和一般電話可使用嗎?絕對不可能。電力事業自由化和打破台電缺乏營運效率的壟斷,可望提供社會大眾和產業界多樣化、高品質和廉價的電力供應,而龐大發電事業商機的釋出,更必然帶動經濟發展,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朝野政黨又何必耗費龐大社會成本,在是否續建核四問題進行沒有建設性、生產性的政治角力呢?

思考核四 跳脫經濟掛帥

 大型、集中式的供電系統是相當脆弱的,它對電力供應品質及穩定性都是非常不利的,如一個大電廠跳機就產生限電、停電危機,因而必需要有較高的備用容量率,也不易維護,如去年「七二九」、「九二一」大斷電,就是這種供電系統脆弱性的具體呈現。

 國防部長伍世文一席擁核言論,在政壇高層傳為笑柄,主要是他的說詞明顯違反經驗法則,以第二次大戰為例,聯軍很快就摧毀德國大型集中式供電系統,卻對日本小型分散式供電系統無能為力,不難窺見基於國家安全應朝小型分散式供電系統發展的趨勢。否則,一旦台灣啟動戰端,人民解放軍只要鎖定輸配電線,台灣豈不就陷入大斷電的夢魘?

 核四問題並非單純的電廠興建問題,而是具高度政治性意涵的爭議話題,涵蓋層面包括經濟、環保、文化、社會不同層面,迥異於歷任經濟部長的經濟掛帥性格,林信義特具人文精神,他思考核四問題的切入點,除了政府有責任提供人民和企業「足夠與穩定」的電力供給外,也特別關注政府有義務確保安全無害的電力消費環境。

 據轉述,林信義曾向親信友人吐露核四政策轉折的心路歷程,林信義強調:「保麗龍免洗餐具確實帶來許多便利,但一旦發現它對生態環保的危害後,它的優點便不能再被高估。石綿亦曾是廣受歡迎採用的建材,然而在被證實對人體健康的危害後,石綿的經濟、實用性便不再被稱頌。同理,核能發電確實存在許多的優點,但也確有缺點,單單一項放射性核廢料至今我國仍無妥善處理之道,便足以令我們嚴肅地深思核能發電的必要性。不知其害而為,尚稱小惡;明知有害而故為,則不可逭。政策固以經濟為目標,但須以合人性價值為原則。」

 林信義指出,一九七九年美國三哩島及一九八六年前蘇聯車諾比爾核能電廠發生事故後,國際能源開發政策朝向非核化的趨勢,已難以逆勢而行,如英國在一九九○年後,即再無新興核電計劃,美國迄今雖有一○四部機組運轉,但因核電廠施工期長且興建阻力大,已無新建核電廠計劃,且統計至一九九八年,美國已有一一六部機組永久停機或計劃取消,日本與南韓雖有繼續發展核電的計劃,但一九九九年東海村核燃料工廠發生臨界事故後,日本政府已修正長期發展核電計劃,將原訂興建之十六至廿部機組減為十三部。

陳張力挺 林以大局為重

 可靠消息來源透露,林信義停建核四的建議案,不僅戳破「不建核四就缺電,經濟發展跟著低迷衰微」的神話,更具殺傷力的是林信義順應國際能源開發非核化的趨勢,有意封殺台電祕而不宣在核一、核二、核三廠加裝六部新機組的計劃,讓台灣在三個核電廠除役後,提前成為非核化能源國家,擋了更多人的財路,難怪會遭逢強而有力的反撲。唐飛下台之際,有人借力使力,不除掉林信義不痛快,最後在陳水扁總統、張俊雄院長力挺下,林信義決定以大局為重繼續留任經濟部長,才未衍生「非核」新思維崩盤的負面效應。

 核四案的背後有政商大恐龍和上兆的利益勾串黑洞存在,目前核四廠的預算已高達二千億,新政府一旦做成續建的決策,究竟會再增加多少預算,無人敢加以猜測、逆料,核一、核二、核三若各增建二個核電機組,其預算規模絕不會低於核四案,林信義為了貫徹非核化的能源政策,必然擋掉他人上兆新台幣的財路,林信義因而陷入重重危機自是意料中事,如今他雖已挺過一次政壇核四風暴,但真正的危機迄未化解,政商大恐龍一波攻勢未奏效,必然還有第二波、第三波......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林信義如何殺出一條活路,頗值密切觀察、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