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進政策的牙齒
林健次
2004/06/13 第期
裝上牙齒的南進政策還有一個重要的效果:它有利於中國對台灣及台商態度的改善。


 

 中國國台辦表示不歡迎綠色台商、露出政治干預經濟的真面目之後,南進政策又成為熱門話題,游揆也表示要推動南進政策。南進政策要成功,必須要有工具、有牙齒;有牙齒才能真正咬東西、產生效果。否則將和國民黨時代一樣,政府有效行動太少,南進政策只是一隻沒有牙齒的紙老虎,徒讓中國竊笑而已。

 以往政府對南進政策所作的,大部分侷限於加強資訊、諮詢服務、手續上的配合以及經貿上的協議等較不花錢的措施。為了南進政策而擬定援外措施可能也有,但是並不廣為人知。政府已經做的、花費少的服務,當然很重要。不過,既然南進政策的目標是分散投資地點、甚至是對中國以經促統的反制,當然要有強有力的工具、提供實質的誘因、減少投資貿易障礙,才能使廠商在市場力量的引導下自然南進。

 我國對外投資的管道已經相當開放,站在自由經濟的立場,當然不能對資本的移出給予任何特別的經濟或賦稅上的優惠。不過,站在協助東南亞國家吸引台資的立場而言,台灣政府可以做的還是很多。分析中國如何吸引台資之後,台灣政府應如何幫助東南亞國家吸引台資,就很清楚了。除了客觀經濟情況,工資水平、地理位置等幾乎不能改的情勢以外,台商過去會較熱中於到中國投資,至少包括以下關於在地國狀況的考量:

 (一)管理與語言的方便。

 (二)生活環境、子女教育、交通及聯絡的方便。

 (三)工業區與基礎建設的齊全及電力、水利的充沛、方便與穩定。

 (四)行政效率與法律的明確性。

 (五)租稅負擔與穩定性。

 (六)土地的取得與使用權的穩定。

 台灣政府能幫助東南亞國家在以上項目與中國競爭的方法,就是南向政策的最好工具。記得巴爾幹半島的馬其頓獨立的時候,台灣曾經提出一個相當完整的、包括人員訓練的援助計畫。南向政策要有實效,那麼政府對東南亞國家的每一個國家,也應該有適合該國國情與經濟發展程度、有利台商的援助或協助計畫。東南亞國家之間歧異度很大。我現在就以政經戰略較有可為的越南為假想國稍作說明。

 (一) 就管理與語言方便而言,除了加強台灣各學校對越南的語文與文化的認識以外,更容易收到實效並有利台越兩國長、短期關係的是:捐助越南各大學設立台灣語言、文化、管理、技術的課程,大量提供獎學金供越南學生來台留學,學習生產、科學、技術與管理。此外,政府也可以委託教育機構或顧問公司協助越南訓練管理人才。台灣政府培養了一批親台的管理階級以後,台商管理的憂慮減輕、親切感提高,對越南的信任感與興趣就會增加。相對的,中國的所謂同文同種的拉力或吸引力一定會減少。我們絕對不能忽視教育交流對跨國企業成功的影響。美國跨國公司初到一個國家,替他們效勞最大的就是該國的留美學生。這也是為什麼美國企業可以、美國企業敢於全世界走透透的原因之一。此外,根據淡江大學龔宜君教授的研究,台資企業在馬來西亞管理的成功,該國的「留台生」作為台資企業的中、高級幹部,功不可沒。馬來西亞的「留台生」,事實上就是台灣所說的僑生。無心插柳柳成蔭,當年的僑生變成輔助台資企業最堅實的骨幹,足證提供獎學金供越南學生來台留學,學習生產、科學、技術與管理的前瞻性與務實性。

 (二)在硬體方面協助或援助越南開發工業區、改進道路、橋樑、港口、碼頭等基礎建設,提高當地電力的品質與用水的充沛是台灣政府可以思考的方向。只要慎選援助項目,把援助項目範圍在台商集中的地區,則台商受惠是很直接的。援助的成本效益最高的方式是,由台灣的公民營企業與越南政府合作,開發工業園區或科學園區並在台招商,再配合台灣政府對週邊公共基礎建設的援助與管理協助。

 (三)軟體環境諸如法律、租稅、行政措施等方面,台灣政府所能協助的較為有限,但也不是完全無能為力。政府應幫助台商組成遊說團體,說服越南中央或地方政府就台商集中的地區、產業、產品有關的法律、租稅、行政措施,做有效率、有利的改善。

 當然,有些措施政府已經在做了,但是可能還沒做到可以使產業向南傾斜的程度。以上的建議,等於是把台灣吸引外資的經驗與中國吸引台資的方法,由台灣花部分的錢協助越南去完成。這合不合乎成本效益的估算呢?算一算、比一比台灣為維持一個毫無經濟效益的、遙遠的太平洋邦交小國化了多少錢以後,以上南進政策的做法絕對是划算的。

 當然,台灣必須牢記南進政策的目的與極限。南進政策的消極目的是為在台灣難以生存的產業找出路,同時也有利擺脫對中國經濟的過度依賴。南進政策的積極目的應該是增加台灣的經濟成長、就業、有利長期的國家競爭力與人民的納稅能力。因此,南進政策一定不能變成「為南進而南進」的資本輸出政策。南進政策要鼓勵的,是與台灣的產業基礎互補的產業。與台灣互補的產業,第一類是能幫助台灣產業掌握海外物資原料的產業,第二類在現階段甚至比第一類更重要的是,能創造外國對台灣中間原料、半製品或工業設備需求的產業。南進政策所擬定的所有經援措施假如能以有助於以上二種產業的發展為準則,則南進政策就不會是一個濫花錢買外交的政策,而是一個投資台灣的政策、一個高效益的政治經濟政策。

 裝上牙齒的南進政策固然是一項經濟政策,它在政治、外交上的意義是不言可喻的。此外,裝上牙齒的南進政策還有一個重要的效果:它有利於中國對台灣及台商態度的改善。在台商擴大迴旋空間、台商的實質選項增加、中國的選項減少之後,中國為爭取台商、台資或為統戰,其態度的改善是必然的結果。

(作者林健次╱淡江大學副教授、台灣國際研究學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