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禧--台灣民主啟蒙國師
李季光
2002/08/12 第期
杏壇上,他是名師;講壇,他是名嘴;政壇,他是國師。但私底下,他自稱是個害羞得「無可救藥的人道浪漫主義者」。
陳水扁總統「一邊一國」的談話,引來在野黨煙硝砲火,此其時,長年推動台灣民主啟蒙,被譽為「國師」的前台大教授李鴻禧,挺身而出為文闡釋「一邊一國」的事實,且指出建構「東方瑞士」正是台灣未來應走的「自己的路」。

李鴻禧是陳總統口中的良師兼諍友,但阿扁總統在台大就學時,尚非李鴻禧的入室弟子,緣於後來發生美麗島事件,李鴻禧等人私下串聯律師為美麗島人士辯護,陳水扁、謝長廷、張俊雄、蘇貞昌等人因此受邀入列,而形成黨外運動的接棒隊伍,居中牽線的李鴻禧在民主運動中的輩份也由此可知。

由於當年將陳水扁等人推上火線,其後阿扁歷經的幾次選戰,李鴻禧也只能奉陪下去。時至今日,李鴻禧等「長老」仍是陳總統時時徵詢的良師;扁政府政策轉彎,中間路線有越走越過之嫌時,李鴻禧則成怒色直言的諍友,饒是如此,陳李兩家私誼不改。

細數起來,彭明敏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陳水扁首戰台北市長及參選總統,是李鴻禧親自參與,並引以為傲的三大戰役。第一場戰役代表了台灣的首次總統直選,第二場成功將弟子推上首都首長,第三場代表了台灣首次政黨輪替,選戰得失固然重要,但選戰所代表的民主活水,沛然莫之能禦,更為李鴻禧所喜。

兩蔣時代,名列「四大毒草」的李鴻禧那時想,有生之年如能眼見解除戒嚴、開放報禁,於願足矣;未料,兩蔣時代一過,嚴也解了,禁也開了,總統直選,選到連政黨都輪替了,正所謂「漫捲詩書喜欲狂,青春結伴好還鄉」,不過民進黨執政,他欣慰於國民黨沒有一時而土崩瓦解,可監督政府,防其權力腐化;惟仍勉國、親兩黨有所長進,方堪任監督之責。

他估算,二○○四阿扁連任應無問題,續約四年,台灣初逢政黨輪替時的無謂風波,至此應可平伏;二○○八一到,不管輪替到哪一黨頭上,民心不驚,台灣才算步入政黨輪替的常軌。

人生有涯,但知見無垠,李鴻禧喜歡以畫布自喻一生,畫布的縱座標標示了年壽,橫座標則標示了行走天涯、看盡古往今來的浮生故事;這號畫作的主題是「憲法」,邊飾則是音樂、詩文、攝影、琉璃、美食等舉凡風花雪月的人生美好事物。

杏壇上,他是名師;講壇,他是名嘴;政壇,他是國師。但私底下,他自稱是個害羞得「無可救藥的人道浪漫主義者」。

證據何在?四十年婚姻,鶼鰈情深 ,床頭一只玻璃罐,裡頭儲滿兩人走過八十六個國家的外幣,夜深人靜,兩老相顧,順手一拈,摸出哪一國家的鎳幣,就把當初走過的地圖以及留影相片搜出,從頭講出當初探索陌生國度的種種情懷與溫情依舊。所謂浪漫,不過一往舊情,以及勇於追求未來種種美好,所以正當政治人物還在勇於口水噴戰,攻防「一邊一國」時,李鴻禧已經超前在談「東方瑞士」了。台灣有美好過往,然而重點還在前行無恙;政治人物多的是「想當年…」,然而李鴻禧深知,政治的目的還在後代子孫依歸;台灣只有往前,如有過往,純屬兩老床頭一只玻璃罐 的私密。

去年,李鴻禧以六十五壯年之姿,毅然從台大退休。一般台大教授延退者,所在多有,李鴻禧卻瀟灑而去,但求「尋回李鴻禧這個人」,所恃者,桃李滿天下也。

外界推崇李鴻禧是台灣憲法學泰斗,但當年公法如同棄土的兩蔣時代,李鴻禧只求他有生之年,台灣能有三名公法有成的學子,而今屈指數來,長年作育英才的結果,公法界有成之士多數出自李門派下,蔚然成蔭。為人師者,欣慰於子弟有成,能為社會所用,夫復何言?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是李鴻禧心滿意足,一心求退,無牽無掛,透過感官尋求人世所有美好事物,無牽無掛的最大安心處。

李鴻禧以「鱟」為圖騰,比起輩份,鱟跟三葉蟲同一世代,是五億年前存活至今的活化石,歷經多次生物大滅絕的考驗,仍存活下來。

李鴻禧對鱟的情有獨鍾,一如他的感情世界,數十年而不改其志。

說起鱟,雌雄兩體,終身相守,即令雄鱟身亡,雌鱟仍一生背負雄鱟空殼,未曾或忘;鱟七隻複眼分布於殼上不同方位,李鴻禧說,鱟的視界非人所能及;鱟以貝類腐肉為食,李鴻禧也因此推崇鱟對生物界環保之功,無物可及;鱟以硬殼武裝自己,但未如蝦蟹類有一對侵略性的大鉗,李鴻禧說,鱟外表雖然強硬,但未嘗要去侵犯它物,鱟重防衛不攻擊,如同台灣。

看似古板,實則忠貞;專擅時代,當權者視之為洪水猛獸者流,實則溫雅,無論外在世界如何幻變,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李鴻禧寄情多幻地球上,最終能堅強無求,存活下去的鱟,實則也自許成為在台灣這個政治與媒體幻變世界中,堅定走自己路的行者。
(自由時報記者李季光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