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3小時一人得愛滋
陳慧屏
2005/12/01 第506期
堤紅絲帶基金會顧問廖學聰憂心表示,愛滋病有年輕化的趨勢,一旦疫情蔓延,國力和社會安定恐怕都將因此動搖,愛滋防治不該只是「世界愛滋日」嘉年華式的口號。

截至今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台灣感染愛滋病毒者已達九八四七人,年底前可能破萬。這個數字代表什麼?


感染人數日增  病毒拖垮財政 


愛滋病的檢驗和醫療十分昂貴,而且患者必須終身服藥,不可中斷,平均來說,愛滋病毒感染者每人每年的醫療費用超過二十萬元。過去愛滋病列為健保重大傷病項目,醫療及檢驗費用由健保給付,感染者可免除部分負擔,然而對本已捉襟見肘的健保財務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為了替健保「節流」,這筆費用將改由衛生署編列公務預算支出,據側面了解,衛生署打算在二○○七至二○一一年的五年間編列一百億相關預算,即便預算遭到刪減,恐怕也得透過特別預算支付。隨著感染者日增,無論醫療費用來自何種名目,「國民所得都會被吃掉!」紅絲帶基金會顧問、前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過敏免疫風濕科主任廖學聰說。


比起尚未真正來襲的禽流感,在台灣存在已超過二十年的愛滋病顯然並未獲得社會大眾太多關注。或許是因為一般民眾並不擔心自己會感染到愛滋病毒,但廖學聰指出,SARS和禽流感都是在極短時間內造成極高的傳染率、發病率和死亡率,一下子帶給社會強烈的衝擊和傷害,但也很快就結束,及至下一波流行季節;而無法根治的愛滋病,影響卻是長遠而持續的,並且緩緩擴大感染群。特別是愛滋病毒感染初期有六至十二週的空窗期,無法檢驗出病毒,同時感染後平均七至八年不會發病,缺乏可覺察的症狀,往往讓人失去警覺。


吸毒染病嚴重  共用針頭惹禍


最令人擔心的是,近年愛滋疫情在台灣蔓延的速度可說幾乎失控,二○○四年的新增感染者為一千五百多人,較二○○三年增加了七七%,而今年的情形又更加惡化︱︱去年平均每五.八小時發現一名新感染者,今年每不到三小時就發現一名,新增案例可能突破三千人。按理說,資訊流通愈來愈快速頻繁,社會大眾對於愛滋病的了解應該愈加充分,也應該愈懂得保護自己,同時政府防治愛滋的工作,已從衛生署提升至行政院跨部會層級,為什麼疫情反倒加速蔓延?


根據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分析,愛滋病毒感染的危險因子已發生重大改變。今年一至十月國內通報的二八四九名新個案,其中藥癮者占六三%,亦即新通報的個案中每三人就有二人因吸毒行為而感染愛滋病毒,一反過去以同性戀、異性戀為主要感染族群的現象。陽明大學愛滋病防治及研究中心主任陳宜民形容:「共用針頭的感染者忽然增加,就像一滴染料滴入水缸,缸裡的水統統染色。」注射海洛因、嗎啡等毒品的感染者(簡稱IDU),不但會透過共用針頭和性行為將病毒傳染給圈子裡的人,同時由於毒品昂貴,成癮者不乏從事性工作賺取金錢,循著這個感染鏈,惡性循環的愛滋風暴最終將敲開一般家庭的大門。


去年秋天,陳宜民先後接獲台北土城及南投看守所的來電求助,兩看守所分別有二十餘名及十餘名受刑人,愛滋病毒篩檢呈現陽性反應。過去,每年篩檢出感染愛滋病毒的受刑人都僅停留在個位數字,這次的篩檢結果讓看守所頓時傻眼。陳宜民親訪看守所發現,這些感染者普遍年輕,許多人的毒癮甚至不到一年,甚至有人宣稱從未有共用針頭的經驗。陳宜民近一步訪談得知,少數感染者儘管從未共用針頭,但卻與他人共用毒品稀釋液和容器(通常是礦泉水瓶的蓋子),僅是小小疏忽便足以造成感染,而國外未曾發布過類似的研究報告,造成防治宣導上的死角。到今天,南投及土城看守所已分別有七十餘名及二百多名受刑人為愛滋病毒感染者。


預算相互排擠  防疫面臨潰堤 


毒品問題在台灣由來已久,為什麼近兩年IDU感染案例特別大量爆發?陳宜民分析,其中應有多重因素影響。首先是愈來愈多毒癮者使用注射式藥物,特別是海洛因。其次,法務部緝毒人員往往埋伏在藥房附近,跟蹤買空針的人,以便破獲吸毒行為,毒癮者因而擔心暴露行蹤,不敢前往買空針,以致重複使用針頭或共用針頭的機會大增。陳宜民同時也追蹤到新的病毒亞型,在台灣最早於二○○二年爆發,一路可追溯回香港、廣西、雲南,恰恰與海洛因的運毒路徑吻合,他因而推測:「新的病毒亞型從中國傳到台灣,而這個病毒亞型可能特別容易透過共用針頭的行為而傳播。」除此之外,公共衛生預算的相互排擠也是原因之一,SARS和禽流感的威脅接踵而至,造成台灣愛滋防疫系統全面潰堤。陳宜民嚴厲指出,一九八九至一九九○年,許多亞洲城市已爆發毒癮愛滋大流行;十五年後的今天,台灣居然重蹈覆轍,「是台灣的恥辱!」


做為資歷深厚的臨床工作者,廖學聰語重心長地說:「正確而深入的認知,才會影響行為。」目前台灣感染愛滋病毒者以青壯年為主體,而且有年輕化的趨勢,一旦疫情以野火燎原之勢蔓延,國力和社會安定恐怕都將因此動搖,愛滋防治不該只是「世界愛滋日」嘉年華式的口號。廖學聰認為,愛滋防疫不僅是衛生單位的權責,包括警政、法務、社會福利、教育及立法部門都必須通力合作,「就連家長也要負起責任教育孩子!」台灣正值愛滋防疫的重要關卡,感染人數的曲線將往上或向下延伸,就看我們是不是能有快速、正確、細膩而有深度的反應了。

撼動國本的病毒

全世界第一個官方確認的愛滋病例發生在一九八一年的美國,短短不到二十五年,愛滋病已橫掃全球,至少二千六百萬人死於愛滋,一千兩百萬個孩子因而成為孤兒,還有超過四千萬人體內仍帶著愛滋病毒掙扎求生。愛滋病不僅危及個人健康,規模之大已使得許多國家地區的人口結構為之丕變,從生產力、軍事、社會安定等各方面撼動國本。

例如非洲薩哈拉沙漠以南地區,二十歲至五十歲的青壯人口大量減少,人口結構宛如兩頭沉重的啞鈴,撫養人口超過工作人口,使得經濟大幅衰退,文化傳承亦無以為繼—根據研究,這種人口結構格外容易造成政變或內亂。另外,俄羅斯近年徵召入伍的年輕人高達三分之一因健康因素而免役,愛滋正是主因之一,但俄羅斯並非特例,愛滋病毒感染在軍旅間的盛行率愈來愈高,在部分國家甚至趕不及以新兵取代病故者,而全世界最龐大的軍旅—中國超過二五○萬的人民解放軍的愛滋病毒感染率尚且未知,將成中國一大隱憂。(陳慧屏)

※台灣愛滋族群盛行率比較

入伍軍人:5.3/100,000

首次捐血者:6.3/100,000

懷孕婦女:14.5/100,000

受刑人:112/100,000、2005年:158/100,000

女性性工作者:0.2% (0.05~0.5%)

性病患者:1.9% (0.2~6.3%)

注射毒品者:5% (3~16%)、2005年:15% (10-20%)

男同性戀:6.7% (2.8-11.1%)

資料提供╱陽明大學愛滋病防治及研究中心
整理╱陳慧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