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貫古今東西的藝能山城組
孤槍俠
2004/09/16 第443期
透過大友克洋(Katsuhiro Otomo)的動畫電影【光明戰士】(AKIRA, 1988)﹝註:由片中宗教狂熱者白幡上之「南無亞輝羅大明神」,可看出作者對AKIRA一詞的漢字設定為「亞輝羅」,台灣則習慣以日文發音相同的「阿基拉」翻譯。﹞的配樂,即使未曾去過峇里島,也能感受到印尼甘美朗(Gamelan)音樂的魅力,而擔任音樂創作的「藝能山城組」(Geinoh Yamashirogumi)所為大家呈現的,更不止於此。

「藝能山城組」是一個業餘的音樂團體,組頭山城祥二(Shoji Yamashiro)的真實身分是專精於生命科學的農學博士大橋力(Tsutomu Ohashi),音樂造詣相當高的大橋氏,多年來持續研究人腦對音樂的感知能力。一九六○年代起,大橋開始以山城祥二的藝名,指導大學合唱團體「心之會」,除了追求合唱美學,山城更深入研究熱帶雨林地區的音樂奧秘,尤其積極探索讓法國音樂大師德布西(C. Debussy)也讚嘆的甘美朗音樂。

博學多聞的山城,身邊總是圍繞著大群年輕人,與社會各界喜好音樂,深諳音響科學的人士。一九七四年,他將這群智囊以及合唱團重新整編為「藝能山城組」,是年並成為峇里島以外第一個全篇演出【克恰克(Kecak)】舞劇的團體,對異國音樂的詮釋應用日漸得心應手。

大友克洋對山城組融合甘美朗與日本佛教音樂素材的作品「輪迴交響樂」(一九八六)印象相當深刻,認為【光明戰士】縱使無法爭取到山城組製作配樂,至少也要在【AKIRA】中使用「輪迴交響樂」的片段。樂思傳承自「輪迴交響樂」的【AKIRA】配樂,本身取材更廣,各種形式的甘美朗與日本傳統音樂,加上非洲、東歐等地的特殊合唱發聲法與西洋的管風琴,綜合出相當特殊的聽覺經驗;作品序章的「金田」(KANEDA),峇里島巨竹製成的敲擊樂器Jegog,以輕快的重低音甘美朗節奏,烘托青森縣祭典的囃子(Bayashi)掛聲,效果不同凡響。

要將各色古今東西的樂器並置演出,並不若煮火鍋那般簡單。很多古樂器和民族樂器依據以物理頻率倍數關係為基礎的純律(Just Intonation)調音,雖然得到了完美的聲音和諧,卻存在著不能任意轉調的問題,同時也無法與依據十二平均律(Equal Temperament)調音的現代樂器合奏,而五聲音階和七聲音階樂器的先天特性也必須加以整合。山城組對各種樂器錄音取樣後,以先進的電子合成設備進行微調音,一舉克服前述的各種問題,更讓合唱團得以在純律樂音的伴奏下發揮人聲諧和的極致。樂器成對演奏的甘美朗,藉由無指向性麥克風捕捉到多層複音(Stratified Polyphony)交融後的正確空間感,也充分展現山城組的錄音功力。

不同於多數電影在毛片完成後進行配樂創作,大友克洋以全然信任的態度讓山城祥二先行譜曲,催生出超脫配樂地位,與影片本身相提並論的「交響組曲AKIRA」,也因此JVC並不以配樂的名義發行該作品,只有在歐美地區為了便於識別,才以原聲CD的外觀出版;JVC當年用另一張以Soundtrack名義發行的CD,收錄的四個音軌則是伴隨大量劇中對白的剪接品,可聽性較低。

當代電子合成技術的突破,進一步幫助山城組達成先前無法調整出來的音場。二○○二年 聲道的「交響組曲AKIRA」以DVD Audio的形態問世,近日新版本電影DVD重新混音錄製 的聲道配樂,則有更突出的效果,讓大家一飽耳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