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容砂石業盜採 河川豈能不變色
林修卉
2004/07/16 第434期
陳玉峰說,政府不斷發包疏濬,促使河川系統毫無喘息機會,加上有心人士屯積掌控砂石價格,形成「體制盜採」,以致大自然反撲一再重演。
盜採砂石不是新聞,土石流肆虐也不是新鮮事,而業者以○元搶奪「野溪整治」工程標,充分顯現台灣人民寬大為懷、樂於助人的慈悲心腸?追根究底之後,才發現「人心」就是這次七二水災的原兇,而台灣的整體社會制度、政治體制讓土石流破壞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台灣的選舉制度讓有意角逐大位的政治人物,用心聆聽選民心聲,也盡其所能地從事選民服務,但是「勤政親民」是一刀兩面的銳器,既可解決民眾煩惱,卻也毫不留情地影響整體台灣人民的生活。省府時代,便開始大肆築路、修堤以解決民生問題,直至今日,築路、修堤、河川土石流清淤也是用以解除人民痛苦的政策,然而「勤政親民」就代表「愛民」嗎?對此,靜宜大學生態學研究所教授陳玉峰指出,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是解決土石流的方法,該整治的是「人心」。

整治土石流 竟成砂石業肥羊

近年來,台灣氣候漸呈乾旱,但是只要甘霖一降便成巨災。中央與地方政府鑑於山區土石流問題,以河川疏濬為由,導入土石流清淤工程,但適逢國內營建業欠缺砂石,於是河川土石竟變成砂石業者眼中的黃金,甚至在南投縣野溪整治工程出現○元或一元超低價搶標案例。南投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王清杰表示,不論是縣府或是經濟部水利署發包出去的工程,多數的業者在得標開挖後,九○%的業者無法如期完成,寧願因工程延宕受罰,繼續開採砂石,直到不能再挖為止;根據上回桃芝颱風的經驗,超挖導致土石流的起訴案件超過十件,而且自今年一月一日至七月九日止,南投地檢署已收到九十件以上的砂石盜採案件,因此不排除這次土石流災害涉及砂石盜採。

據消息人士指出,砂石業者在陳有蘭溪、濁水溪上游及附近野溪一帶,各自佔地區分勢力範圍搭建砂石工作廠,以合法疏濬名義掩護非法盜採行為,並先把盜採砂石堆在附近河床,再展開砂石碾碎運作,或者是在合法開採河床處繼續刨挖蹂躪河床,導致溪流邊坡崩塌,甚至造成主要河川兩岸路基淘空,以及橋墩裸露的現象。

預算給一元 大開盜採方便門

王清杰更私下指出,如果媒體要去問到底得標的是哪幾家廠商,此事過於敏感可能問不到,而且「地方人士都很清楚,一○家廠商可能幕後的老闆只有三家,只是使用不同牌照競標」;再者,「府會關係,大家都很清楚,不是指南投,是其他縣市,議會把拆除河床上非法佔地的砂石工作廠預算,刪到剩一塊錢,所以縣府根本毫無經費去拆河床違建,而且說白了,只要有違建廠,就會增加盜採機會」。另外,地方人士點出:「利用疏濬名義,再築水泥河堤,是標準的侵佔土地,而且都是誰在做,大家都知道。」

南投縣政府流域管理局水土保持課課長謝在郎說道,今年年初政府宣布擴大公共工程建設,並限期於三月底完成,一瞬間砂石價格飆漲。同時,經濟部為避免砂石供需失衡影響公共工程建設,經濟部水利署研擬疏濬河川砂石因應,並選定清水溪龍門橋上游段、清水溪桶頭橋下游段、陳有蘭溪與郡坑溪匯流處至愛國橋段,以及陳有蘭溪橋上下游與羅娜段等河段辦理疏濬工程;而清水溪的部分,包括南雲大橋下游段緊急疏濬、中二高橋上下游段緊急疏濬、全仔社橋下游段疏濬,以及龍門橋上下游段緊急疏濬。

七月二日,經濟部水利署更發布新聞稿指出,第四河川局積極辦理濁水溪河川土石疏濬,使中部砂石風暴趨緩,對市場供需達一定成效。不過,根據交通部的通報資料得知,七月三日上午八時三十五分,陳有蘭溪橋毀壞,直至七月十一日下午二十時才修復通車;與中二高相交的國道四號,因河水沖刷造成橋墩裸露。而郡坑溪上游更發生土石崩坍,導致河床堵塞、溪水衝毀堤防。

疏濬再發包 河川無喘息機會

因此,陳玉峰說,台灣根本不欠砂石,根本是有心人士刻意屯積砂石掌控價格,但是政府不斷發包疏濬,促使河川系統毫無喘息機會,大自然反撲一再重演,政府也持續地進行修路、河川整治工程,而災情跟著更加慘重,所以這是標準的「體制盜採」,是整個政府體制設計錯誤的問題。

南投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王清杰指出,目前南投地檢署已收到九○件以上的砂石盜採案件,且據南投縣政府警察局統計,南投縣各分局取締砂石盜採案件,以集集分局及信義分局成果最佳。於是,走訪集集分局郡坑派出所一探究竟,該派出所副所長郭台輝聞訊後卻冷冷地回應一句:「那起訴的有多少件?」隨即,他背著手電筒和一大本名冊外出核對戶口,確認轄區內死亡人口與失蹤人口的數量。同樣地,信義分局警員也無奈地說道:「只能告訴居民,一定要忍耐、一定要堅強!」

在一個生態環境的記者會中,陳玉峰以書面方式提出建言表示,拚經濟、拚選舉、拚老命的觀念是不正確的,而「拚」是腎上腺素大增、心跳加劇、純生物生死存亡的大肉搏,國家格局宜在智慧、慈悲、祥和、均勻、大愛、真遠見著力,威信不在火拚;「忙」是心死之謂,形式、慣性、雜務可放下,請多給天文、地文、人文、生文一點時間,也給自己一份祥和,就是不要「拚」!

※採訪後記

■一位檢察官轉述,一名從台北南下的媒體記者採訪災情,問及南投縣長林宗男關於「回扣」的敏感話題時,林宗男當場臉色不悅,而地方記者多以「白目」形容該名台北同業,竟把氣氛搞得這麼僵。 前往信義分局的路上,恰巧路過一原住民部落正宰豬歡慶。此時,一婦人說道:「好幾天沒吃好東西,大家一起買豬回來!」本來以為是某戶人家嫁娶,所以下山買豬,但聽完婦人的述說後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是慶助「劫後餘生」。 倘若「氣氛」比「白目」重要,殺豬歡慶「人沒被土石流沖走」將會成為山地部落的傳統慶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