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li Taki台灣第一個原住民品牌
陳乃菁
2004/03/18 第414期
麀鬲希望,「Yuli Taki」這個牌子,就像LV一樣,不只是在她這一代就宣告死亡,而要繼續流傳個百年,世代接傳世代。
找到那家店的時候,她正和男友蹲坐在一塊狹小的榻榻米上,縫製著成千上萬的珠串,繽紛的彩色散落一地。直到聽見有人來訪,才讓她從專注中驚醒過來,從工作的世界中探出頭,雙眼炯炯有神如夏日泉水。

「妳好,我的名字叫Yuli Taki。」

她遞上名片,上面爬了一行奇異的漢字:「麀鬲.耷戈伊」,令人忍不住皺緊眉頭露出疑惑。

「我爸爸幫我的名字翻譯的漢字啦。」Yuli笑出賽德克式的爽朗聲音,「這樣寫的話,應該找遍台灣原住民族社會,都不會有人名字跟我一樣的。」她半開玩笑地說,神情卻充滿驕傲,「這是我的專利呢!」

今年,從事原住民手工藝織品工作多年的麀鬲,的確拿到了生平第一個品牌專利|「Yuli Taki」,以她的名,麀鬲.耷戈伊創造出台灣原住民第一個有品牌的產品。

「我一定要衝過第一防線,要死也是我麀鬲第一個先死啦。」她說的堅決,像在賭一場未知卻又極度刺激的局,而全世界也只有她敢下注。

◆阿媽說:不會織布 嫁不出去

麀鬲小時候就是這樣的女孩子,有著比同年齡孩子還要早熟的叛逆,活力十足像是奔跑在森林中的母鹿,在花蓮秀林鄉的太魯閣族部落裡,也只有祖母的地方能稍稍讓她安靜。

「我阿媽最疼我,到她那邊,都有很多好吃的,很多零用錢,那裡是我的天下。」說到祖母,麀鬲臉上就會閃過一絲如孩童般任性的表情,和滿滿的感激。「以前,阿媽常常一邊織著布,一邊認真的跟我講說:Yuli!妳一定要學會織布,我們太魯閣族的女孩子,如果不會織布的話,就嫁不出去!」

對於祖母的叨叨絮唸,年幼時的麀鬲當然一句也聽不下去,「我那時只覺得,我死也不會做這個。」說不動孫女,祖母也只好繼續織著象徵祖靈庇佑的布,代替麀鬲織出一床床美麗的棉被嫁妝。「妳不織沒關係,我幫妳織,但是妳要在旁邊看。」每一次,麀鬲的祖母會遞上竹筒飯、王子麵等她喜愛的零食,讓麀鬲勉強地坐在身畔,只要能夠聆聽到織布機嘎啞的聲音就好。

「這是山,這是海,這是樹,這是路,這是天空,這是祖靈的眼睛......。」一邊織,祖母也一邊說著太魯閣族的故事。「有時候,等妳遠離家鄉時,才會懂得家鄉的可貴吧。」

◆老伯說:為何不去愛 你們的東西

找到機會,麀鬲立刻選擇離部落遠遠的地方,到新竹的醫專唸書。不知為何,一心想遠離傳統的麀鬲,卻仍在無意間,與傳統在冥冥之中緊緊牽絆。

「在新竹唸書,我突然愛上布袋戲、野台戲等東西,喜歡蒐藏陶器和布袋戲偶等手工藝品。」就這麼一天,麀鬲又到野台下準備看戲時,一個熟識的老伯突然對她說:「Yuli,妳很奇怪耶,妳自己是山地人,為什麼不去愛山地人的東西,來愛我們平地人的啊?」

這些話才驚醒麀鬲,「我突然覺得很惶恐,對喔,我們自己的東西沒有收藏起來的話,將來有錢要買也買不到了。」從此之後,麀鬲竟像中毒一樣,從泰雅族織品到排灣族雕刻等,欲罷不能地蒐藏,即連當她到台北醫院的放射科工作後,薪水都不足以支撐麀鬲蒐藏的飢渴。

於是,麀鬲選擇放手一搏,拋下難得的穩定工作,到城市街頭做起地攤生意,「我算是台北擺地攤的第一代喔。」麀鬲笑著自己的年少痴狂。無論是打火機、按摩球、服飾,到那時最熱門的韓國製湯姆克魯斯飛行夾克等,只要流行,麀鬲都賣過。「生活真的很豐富、很精采喔。」

那個時候,從一早清晨的菜市場、中午的農安街、下午忠孝東路、中興百貨到深夜的士林夜市,幾乎每天都可以看見麀鬲這個太魯閣女生的身影,而因為必須到亞洲各國批發貨品的原因,麀鬲跑遍了許多國度,揮霍著像是永不疲倦的年輕。「沒有麵包,就養不起我的文化。」就算累,麀鬲仍有這麼一套人生邏輯。

◆半路出家 成立米雅各公司

地攤賺了點錢,加上陳水扁當台北市長時成立第一個「原住民事務委員會」,讓城市原住民意識得以抬頭,又提供低利貸款,麀鬲在民生東路終於開了家店面,一面從事國際貿易批發工作,一面經營生產原住民工藝品的「米雅各文化企業公司」。

「因為開店,接觸越來越多都會原住民......,那時每次說我是賽德克群的女人,可是不會織布,就覺得一次比一次丟臉。」麀鬲回憶說。

祖母的話重新在麀鬲心裡響起,一點一滴喚醒她兒時蹲坐在織布機旁的片段。「我想學織布。」在祖母去世後多年,麀鬲才覺醒,「以前阿媽罵我的那些叮嚀都回來了,以前阿媽強迫我學我卻不學的東西,又都回來了。」

失去了祖母的教導機會,麀鬲唯一可憑藉的,就是自己的天份和模糊記憶,「部落裡的老人把織布當作『私房菜』一樣,根本不肯教人,我只好回家時偷偷瞄幾眼,把織法默記下來,回家買苧麻線,做了我第一台織布機。」或者,除了找書,麀鬲也會趁官方舉辦展覽活動時,到有展示泰雅族織布的地方盡力學習。

算是半路出家的麀鬲,也這樣憑著毅力和本能,讓自己逐漸變成原住民織品服飾的推廣者,她的「米雅各文化公司」成為各部落國小或公家單位爭相邀請製作各族傳統衣物之對象,後來,麀鬲還當起專業織布老師。「都是我自己學起來的,經營國際貿易是我看書學的,織布也是靠一步步走來的,很臭屁喲。」四十歲的麀鬲,年少的狂傲未褪。

◆受LV啟發 決心打造品牌

只是,就算是這樣的麀鬲也有軟弱的時候,「我用自己的力量奮鬥十幾年了,經營貿易公司,另一邊也為了興趣和使命感,就算賠錢也要從事推展原住民織布的工作,別人看到我後來的成果,都說我很成功......。」說到這段,麀鬲原本像太陽般燦爛爽朗的笑容稍稍消失,「我其實也曾失敗,負債幾千萬過......。」

迅速舉起了一下左手手脕,麀鬲的舊傷痕上被一圈泰雅族織布手環所掩飾,「喝酒時做的傻事嘛,第二天早上起床,我就選擇面對,馬上一一打電話給經銷商,我要捲土重來。」收起往事的起起伏伏,麀鬲馬上又回復開懷大笑,太魯閣族女人堅強的個性展露無疑。

去年,麀鬲受到「台加協會」的邀請,到加拿大參加台加文化節。「我手上剛好掛著自己隨意織的泰雅族織布包包,居然有很多人很感興趣。」這給了麀鬲靈感,「對啊,除了做服飾,我也可以做包包啊。」

而真正讓麀鬲下定決心打造原住民包包品牌的,是LV這個國際知名品牌。

「我自己十多年來也都是LV的愛用者,那時台灣還不流行用它,整個台北市也只有敦化南路上有一家百貨公司賣LV,很多人覺得老氣,我卻因為它耐用、簡單等優點,很早就愛上它。」麀鬲說,這十多年來,錢包、支票本、筆記皮套、公事包等,她日常生活用得到的皮件都是這個品牌,「我喜歡LV這個牌子的堅持,它的維修服務態度和說故事的行銷手法,我相信台灣原住民包包也可以做成這樣,擁有一個可以不斷傳承的名牌。」

◆品質精緻 百分百原民產品

從加拿大回國後,麀鬲片刻不緩地準備實現她的理想,先拿起畫筆,在紙上塗塗改改了不知多少回,就在她體力已達極限時,最後一幅圖案竟成為她最滿意的成品,「也許是祖靈的推動吧,我任意用幾條曲線,畫出泰雅族女人刺青的一張臉譜,她的眉毛被我畫得一高一低,眼睛比例也不精準,卻完美的剛剛好。」第二天,麀鬲便拿著圖案申請商標專利,在臉譜商標底下,她驕傲地用「Yuli Taki」和「Taiwan Indigene」同時做為品牌名稱。

「十多年了,我終於生出一個像樣的女兒。」有一個相交二十多年的男友,麀鬲卻一直保持未婚的身分,「Yuli Taki」這個牌子如今成為她的兒女和婚姻。

在材質上,麀鬲設計的織布包包用的是百分之百的天然苧麻,加上防水處理和真皮加工製作,相當注重產品的耐用性和質感,而每一種款式,只製作一百個數量就宣布停產,繼續研發出新的設計。問麀鬲為何要如此不計成本堅持品質,她說:「怎麼可以隨便,這就是台灣的LV!百分之百台灣製造,打版師父也是原住民,根留台灣,要是拿去其他國家製作,也絕對做不出這種精緻品質。」

麀鬲希望,「Yuli Taki」這個牌子,就像LV一樣,不只是在她這一代就宣告死亡,而要繼續流傳個百年,世代接傳世代。「這是台灣原住民的東西,我一定要做得很好很好才行。」

臥房裡的鄉愁

這兩年為了方便工作,麀鬲捨棄新莊舒適的家不住,而在原本就擁擠不堪的店內塞入一張大床,成為臨時睡房。 臨走前,麀鬲熱情地拉起睡房前的布簾,邀我們入內參觀。沒想到,那兩個榻榻米不到的空間,竟是原住民織布的「博物館」,牆面上塞擠著滿滿的彩色苧麻織布。「這些布,一定一輩子都要放在我眼前的,睡覺也要看著它們。」麀鬲嚴肅地說。 那一張張織布,有的,是麀鬲自己做的,有些,是她學生的作品,而更有許多是麀鬲請託各部落裡的老人編織的。「十個原住民可以織出十種不同的作品,有些織紋全世界只有那個老人會織了,如果她過世,那樣的技術就會消失在地球上。」 一個老人還為麀鬲織了一張結婚禮服要用的織布,美麗如彩虹一般,擁有無法以言語描繪的細緻色彩。「什麼時候要穿?」我問麀鬲。 沒聽到她回答,只見這個太魯閣族女人張開一匹又一匹充滿故事的織布,沉戀至另一境界。(陳乃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