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記】諸神的隱喻
老包
2017/03/15 第期
習於利用司法整肅政敵的馬英九,今天被北檢依洩密罪正式起訴;新聞報導說這可能只是小菜,因為北檢手上還有他的八大案(包括大巨蛋、貓纜、國發院土地、富邦併北銀…等等)。而馬英九則出面喊冤,聲稱關說司法的人(王、柯)沒事,而他這個要「處理關說醜聞」的人卻被起訴「真是公理何在」?
習於利用司法整肅政敵的馬英九,今天被北檢依洩密罪正式起訴;新聞報導說這可能只是小菜,因為北檢手上還有他的八大案(包括大巨蛋、貓纜、國發院土地、富邦併北銀…等等)。而馬英九則出面喊冤,聲稱關說司法的人(王、柯)沒事,而他這個要「處理關說醜聞」的人卻被起訴「真是公理何在」?

「入人於罪」 馬英九是老手

看到這一則新聞,我立即想到「吹蛇人」的故事──印度吹蛇人自認魔笛神曲厲害,隨時可以操控竹籠內的眼鏡蛇,未料會有被蛇咬的這一天。馬英九當紅時,「黨國食物鏈」共犯結構護身,司法系統都會主動看他眼色,主流媒體輿論也隨時在配合吹蛇笛音響起;兩位卸任,那的台籍總統全被起訴,扁被抓去坐牢,老李以九十歲的高齡,仍難逃被整肅的命運,也被迫多次進出法庭,最後雖獲判無罪,但我相信他內心是感慨萬千的。

「民主之父」,在共犯結構眼裡,竟是如此無關緊要──有一次我在電話中和李前總統談到此事,他也不禁嘆氣,但對外他絕對不說什麼「司法不公」,而是充分配合,從容堅定,十足政治家風範。不像馬英九或江宜樺他們,有說「公理何在」,也有說「預設立場、入人於罪」的。要說「入人於罪」的,扁的遭遇才更像被羅織:扁因國務機要費案被抓起來,但馬的特別費卻受到法官獨家發明的「大水庫理論」眷顧,包裹式脫身;扁在龍潭案被判有罪,則是另一樁法官自由心證、自創的「實質影響力」說的傑作。

但所有對付扁的「入人於罪」手法,或是古人所說的「深文周納」,現在都應該被拿來重新檢視。「深文周納」一詞出自史記「酷吏列傳」,本來是相當冷僻的名詞,因為扁案發生,才被多次提到;此字意指苛刻、扭曲引用法律條文,來入人於罪。但在扁案發生時,我認為「深文」所指,還必須包括當時各家統派媒體的威脅恐嚇,構成一種海嘯般的輿論;和現在馬被起訴後,輿論的理性冷靜,實不可同日而語。

馬英九和他所率領的共犯結構,可能在抓扁坐牢和折騰老李方面,太得心應手了,他才會將魔掌也伸向王金平(柯建銘是陪伴者),

但他沒想到這是在拆他自己「黨國食物鏈」的一個環節──在「洩密案」中,他千方百計要把王金平羅織入罪,但王是他同黨的國會議長,且是黨國食物鏈中最微妙,也不可或缺的角色,沒想到馬會伸手去拆這個「鉤環」。

泛藍陣營由盛轉衰 綠營當警惕在心

台北地檢署這一次起訴馬英九的「洩密案」,表面上很難和二O一四及二O一六台灣政治大變局,國民黨淪為在野,而泛綠首次完全執政,有直接關連(王金平仍在國民黨,也被提名不分區立委);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是泛藍陣營,從盛轉衰的一個關卡,也是接下來台灣政治變局的一段令人玩味的「序曲」。

在古典音樂中,歌劇常是被用來敘述歷史大事的表現形式。而歌劇的最前頭會有一段純音樂、無歌者的「序曲」,是音樂家用來提示整部歌劇精神的涵蓋式抽象表現手法,充滿了「諸神的隱喻」,因此音樂家會很用心去作曲。二O一三年,我在觀察馬英九向王金平下毒手,沒完沒了非要置王於死地時,隱隱約約覺得這很可能是藍營走向衰敗的「序曲」,但仍然沒那麼確定。

接下來是二O一四年的三一八太陽花學運,就在王金平當家作主的國會發生;而太陽花中那一場五十萬人大遊行,走上街頭的盡是和往昔民主運動抗議群眾有別的生面孔,就連「天然獨」也出現了,網路世代的積極參與,如同騰雲駕霧的孫悟空般,徹底擊潰黨國食物鏈中的要角傳統主流媒體…令人目眩神迷──這時我漸相信歌劇中的第一幕出現了!冥冥中注定,要和「序曲」中的王金平有所連結,而王在太陽花中,某種程度的配合運動節奏,當然也是對黑手馬英九的一種「柔性反擊」。

因此,若說這一次北檢終於能擺脫黨國食物鏈、共犯結構包袱,而對馬正式起訴,是王金平在某種形式上的勝利,應不為過。太陽花之後,二O一四年底柯p外溢效應,導致地方大變局;這也算是第二幕了。而二O一六年,國會全面改選及總統大選,藍營大敗,綠營完全執政,則是第三幕…。

總之,北檢正式起訴馬,等於帶領每個人進入一段歷史回顧。不僅王金平有了另類的勝利果實,阿扁的身心創傷,也有了基度山恩仇記的一帖精神良藥吧。至於我,對這種「諸神的隱喻」,總是抱持敬畏、虔誠之心的──走過漫漫長路,能看到這一幕,也真是不容易了;期許新時代要角能更用心從政,為社會帶來善的能量。

http://www.peoplenews.tw/news/84ec99ba-7b09-4692-ba36-97dda7e340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