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記】執政招牌待擦亮
老包
2017/03/14 第期
綠營南部三名立委被爆料,據稱有人向國防部施壓,介入上校升少將的激烈競爭。這種爆料真真假假,有時是一種嚇阻作用,有時則是政治意識型態不同者,在進行分化。因此不必盡信,但因之前也曾有某大派系介入軍火傳聞,多少會令人感到不安。
綠營南部三名立委被爆料,據稱有人向國防部施壓,介入上校升少將的激烈競爭。這種爆料真真假假,有時是一種嚇阻作用,有時則是政治意識型態不同者,在進行分化。因此不必盡信,但因之前也曾有某大派系介入軍火傳聞,多少會令人感到不安。

「新黨國食物鏈」即將形成?

不安當然是來自一項鐵律:那就是權力使人腐化,而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綠營是首次完全執政,固然有不少人抱著一種替台灣公平正義、人民福祉、國家前途盡心盡力的態度,希望有所奉獻,但也有一些人早就把使命感束之高閣,整天沉迷在權力的漩渦中;加上近年來傳統主流媒體經營環境不佳,人員素質不強,監督能量相當貧弱……種種因素,綠色執政是否存在墮落危機,實在令人關心。

綠色執政最令人稱道的,其實是陳水扁時代第一任的頭兩三年。當時朝小野大,本來執政能量不容易發揮。然而官員和居少數的國會議員,都很努力做事,少有受到惡評。我當時接觸不少企業界人士,大家都說新政府新政治,「沒有官僚習氣,不耍特權,也很用心傾聽民間反應」;而主跑政治的資深記者,也都深切感受一種政治人物「虔誠為公」的心意,「果然和國民黨執政有很大不同」。

陳水扁在尋求總統連任時,首次「打破綠營頭上的天花板」,而能獲得過半支持勝選(藍營推出的是夢幻組合連宋配,仍不敵媒體不愛、朝小野大的綠營),這些執政好口碑,應是最大助力。

但現在情形不太相同,一方面有著國會多數當靠山;另一方面當權色彩是老藍男加上某最大派系,使命感相當薄弱,做起事來也不太貼近民意。這一次,我所接觸企業界或媒體界人士,給的盡是負面評價;勉強可以聽到的讚譽,則是國會多數之後,對轉型正義及追究黨產的正面評價。但這方面通常是我主動提起而人家沒否定的,至於主動給予好評的部分,幾乎沒有。

因此,我對於傳出綠營介入軍方人事,或軍火買賣傳聞,總會有一種過敏反應,以及不好預兆的感覺;深怕這會成為綠營執政難以去除的標記,及不容易脫身的文化。尤其這次被傳言涉及關說施壓的三名立委,一名屬於權術掛帥的某大派系,另一名是所謂「英派」,背後有電視台大亨撐腰者…凡此種種,都令我想到一種權力的傲慢,而不是2000年阿扁初執政時,綠營那種集體的,在權力面前的謙虛,所能相提並論。

台灣話說「小漢偷挽瓠,大漢偷牽牛」,目前才執政第一年,且總統與閣揆的民調低落,團隊若不思給人執政好印象,反而逆勢操作,大玩權力遊戲,那就是在形成一種難以挽回的、「新黨國食物鏈」執政文化的前兆,實令人憂心。

誰打翻了「綠色執政,品質保證」?

所謂「綠色執政,品質保證」,這就是一種政治「文化」。而此文化的形成,當然是前人點點滴滴累積下來的──譬如長扁的既合作又競爭(在問政及施政的「互別苗頭」良性競爭)、陳定南的宜蘭奇蹟、游錫堃的員山子分洪大禹治水等,不勝枚舉。多年來我仔細觀察,發現他們就是「專注、專注、再專注」,那種用心的態度,絕非完全執政後,只顧享受權力滋味的新時代角色們,所能相比。

而對這種「人心不古」的感嘆,我曾用一則施明德坐牢時所體會出來的「孵豆芽哲學」來比喻。施明德前後坐了二十五年政治牢,被關在綠島時,政治犯們常會孵豆芽來打發時間兼食用。他發現孵豆芽時,必須在上方覆蓋一個竹編籃子(但能透光透氣),長出來的豆芽才會挺拔漂亮;如果什麼都不蓋,任其生長,很快就會長得歪七扭八,到處留情。

這就是說有壓力時,反而長得挺拔,不會走樣。長扁游陳定南時代,大家從反抗老K威權統治出身,反抗打壓,一心一意要爭一個「理」字,要爭台灣人出頭天;一旦有登堂為民喉舌或執政機會,心靈的呼喚和提醒始終在身體上方徘徊,不敢或忘,那種專注可說是天生的。時時刻刻總是在為自己的生命留下軌跡和典範(不相信的話,可去看長仔出使日本的用心經營)。但現在卻不同──完全執政似乎得來全不費功夫(前有2014柯P外溢效應,後有馬英九天怒人怨失政),綠色執政也似乎不再有監督壓力了。難怪看不出一種專注執政的文化,而民間的好評也相當難尋。

少了監督壓力,這個當權主流派似乎像那「長得歪七扭八,到處留情」的豆芽──讓我們把「綠色執政,品質保證」這個「竹編籃子」,重新覆蓋上去吧。

本文轉自:http://www.peoplenews.tw/news/7ce8fd76-128f-41ee-acd8-3511b8e99f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