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記】 天龍國傳奇
老包
2017/03/13 第期
前副總統李元簇去世了。這個政治人物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應該是沒什麼印象;但他卻是李登輝和很多民主運動人士,在九O年代推動所謂「寧靜革命」時,一個特殊而重要的角色之一。
前副總統李元簇去世了。這個政治人物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應該是沒什麼印象;但他卻是李登輝和很多民主運動人士,在九O年代推動所謂「寧靜革命」時,一個特殊而重要的角色之一。

遠離天龍國 李元簇得以安享晚年

「寧靜革命」在推動時,爆發了主流、非主流之爭。而以外省居多的國民黨菁英權貴,願意站在老李這邊的當然是少數,蔣彥士、宋楚瑜、余紀忠,加上李元簇等,大概就是這幾個。李元簇在一九九六年卸任副總統後,立即宣布退休並搬到苗栗鄉下地方,沒有留在生活機能較佳的台北,當然是「遠離政治風暴」的考量。此外,我認為台北是「天龍國」,也是國民黨外省權貴勢力最龐大的地方──這樣的氣氛,應該不會和他太搭調,因為他畢竟曾經站在老李那邊。

舉例來說,受到李登輝大力提拔的連、宋,到後來都選擇和老李翻臉、對立,在我看來,多少是向「天龍國」──意指不接台灣「地氣」,有省籍偏見的國度──這樣的生活圈,所施加的壓力投降、屈服與表態罷了。像連戰,他甚至要跑到中國,大聲宣告自己是「純種中國人」(很奇怪的咒語),應該就是向「天龍國」,這樣的強勢文化,立誓歸附之意。天龍國具有這種可怕的魔力,難怪李元簇要遠離它── 其他像唐飛、程建人等等,一離開民主陣營,很快就要「唾棄」自己的從前,明顯的向天龍國表態,就更不用提了。

在民選時代,二O一四年之前,民主派不曾在天龍國取得過半數支持,乃想當然耳。李元簇知道他當年的決定和選擇,並沒有錯;而他也不願自我否定那一段(他沒回過中國,也自稱是台灣人),因此遠離天龍國,才能讓他全身而退──或許這就是他的考量,而果然他至去世為止,也沒受到什麼干擾,或者來自天龍國的冷箭。

馴服天龍國 「混沌主義」派得上用場

天龍國這種詭異而邪門現象,如果用「黨國食物鏈」的濃度加以測量,一定是最高的。而要論及黨國食物鏈的盤根錯節,這幾天另一則例子也可看到影子──黨產會依法凍結老K八億多資金,老K作困獸之鬥,向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訴訟,沒想到竟然勝訴!黨產會一時傻眼,再向最高行政法院抗告上訴,這一次還好嬴回來了,老K敗訴確定。同一件事,而且事理清楚的,高行院卻能有相反的自由心證;這就是天龍國文化,不可思議的地方。

因此,二O一四年柯p可以在天龍國大勝,算是時代大奇蹟。柯p會勝選,多少與網路文化崛起、iphone手機推波助瀾,徹底突破傳統主流媒體的包圍,有密切關係。但柯p的個人特質,加上民進黨主流派也配合,沒有抵制,也是大勝的原因之一。但要突破天龍國這種特殊的政治文化,確實也無法用很明確的道理來加以辨識。

上星期我提到「Fuzzy」渾沌理論,或許偶而可以拿來映照一下這種特殊的天龍國文化──當你打算去驅動它時,這樣的科技理論或許就可以派上用場。而二O一四年柯p在競選,聲勢達到高峰之際,我在仔細觀察之後,也曾提到一個有趣的名詞,用來形容柯p這個人,竟然可以馴服一個只准「自己人」登堂,而非我族類,一概拒絕的特殊天龍國…。

當時我寫了一篇文章,叫「醉拳柯p」;用來解釋此天龍國馴服,但台派很納悶的現象。早年武俠片、功夫片流行的時代,各種武術流派的招數,都被一再拿來編劇、拍片說故事。比玄奇、比威力…,到最後招數用盡,也不再對觀眾構成吸引力。這時,有人創造了「醉拳」這種功夫,和傳統武術門派完全不同,也沒什麼關連。

這是一種模仿醉漢的拳術,像是醉酒後跌跌撞撞、身軀搖搖擺擺…。然後怪事出現了,任何想靠近他要推倒他或修理他的,却紛紛敗下陣來,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輸的…。這樣的片子一出來,立即在原本沒什麼看頭的功夫片市場,引起大轟動!

我用「醉拳」形容當時的柯p時,曾提到一個很關鍵的、賣座的名詞── 那就是「形醉意不醉」。或許要馴服天龍國,這種「混沌主義」(Fuzzy),還真是派得上用場呢。

當然,被「馴服」之後,也就表示天龍國將有可能逐漸「接地氣」了;雖然這過程仍會有很多波折,因為我們承接的是寜靜革命,所賜予的民主特質。

本文來自:http://www.peoplenews.tw/news/25664816-0197-4b32-9cf4-acf7a4ba2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