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記】正邪能量總交錯
老包
2017/03/02 第期
總統府公布十一位監委補提名名單,和去年蔡政府初上任時所公布的內閣、總統府人事名單比起來,這一份名單顯得正派、正經許多。光是一個領頭的陳師孟就有「定調」的作用。可惜這只是監委補提名,和整部國家機器相比,終究一碟小菜而已,談不上主餐的一部分。但無論如何,做對的事,我們就應該給予肯定。
總統府公布十一位監委補提名名單,和去年蔡政府初上任時所公布的內閣、總統府人事名單比起來,這一份名單顯得正派、正經許多。光是一個領頭的陳師孟就有「定調」的作用。可惜這只是監委補提名,和整部國家機器相比,終究一碟小菜而已,談不上主餐的一部分。但無論如何,做對的事,我們就應該給予肯定。

監委補提名,名單比較正派

這一份名單算是講究專業,且泛綠為主但兼顧中間及淺藍;這就是我常說的,既能顯現綠色執政,又不失多元平衡的政治藝術。更重要的,也不會讓人一眼就看穿是中了老藍男,加上新系老千的圈套,同時也考慮了女性比重。可見事在人為,倘若去年就有此正派手法,民調聲望也不至於一落千丈。

蔡政府這一陣子的表現,紀念二二八、對促進轉型正義的宣示,都屬可圈可點;也許這是小英總統擺脫政治素人的執政生澀,尋找正確「手感」必要的過程。如果不是,我們也要有心理準備。

尤其最近看到往昔被我們視為「民主標竿」的美國,川普和主流媒體之間,沒完沒了的鬥爭,我們似乎應該更有耐心,來看待自己的民主波折。川普和媒體的惡鬥,我們這裡(尤其是本土報)幾乎完全站在媒體這一邊,看川普笑話。然而我總想到昔日李扁時代,就和今天的川普處境類似,也是備受媒體抵制及扭曲、醜化;因此我反而比較同情川普的憤恨不平。

川普因為只靠選舉人票贏希拉蕊,而非普選票居多數當選,媒體界及演藝圈、對手陣營,至今仍跟他搗蛋;昔日老李因小蔣猝逝而當上總統,及後來阿扁在朝小野大中執政,也讓媒體界、演藝圈及對手陣營,一直處於抗拒的心理狀態,到最後甚至走火入魔,去勾搭老共來助聲勢。看來都有人性弱點,以及民主進化中,正派能量與邪門能量,在相互拉扯的為難之處。

這一陣子因為前奇美醫院院長詹啟賢,投入參選國民黨主席,2004年總統大選,三一九槍擊案的「兩顆子彈」事件,又被重提出來。詹啟賢在泛藍陣營中,算是相對正派的,他把他當年所見的,用醫學專業的角度,據實以告,十三年來沒有變過。卻因為他的證辭不符合藍營「槍傷作假」的「需求」,至今未獲諒解──但縱使要選老K主席了,他也沒改變證辭。相反的,那個明顯說謊,又捏造「奇美小護士」的陳文茜,卻至今也沒出面道歉過,仍在藍營走路有風。正派與邪門,在藍營的待遇,如此不相稱。

至於在泛綠陣營,類似的劇情,連勝文的槍傷,柯P在第一時間,以醫生專業的角色,出面澆息綠營對此質疑,而綠營的選情確實也因該事件吃了悶虧。但從頭到尾,泛綠陣營從來沒有人去怪罪柯P的據實以告;不但沒有怪罪,反而更欣賞柯P的純真與正派。藍綠的胸襟果然有差別。

2004大選,新系的奇怪表現

談到三一九槍擊案對那時選情的影響,受到主流媒體及老K陣營「不服輸」心理的感染,社會上普遍認為此事件幫了扁大忙,讓扁反敗為勝,而連宋配是吃了虧──但我的看法卻是相反的。因此,來回顧一下當時的場景。

2004年總統大選,兩邊陣營算是是勢均力敵;但是到了李登輝登高一呼,為扁營發起「二二八牽手護台灣」運動,成功引爆南北相連,潛藏在人們心中的「台灣命運共同體」想像,形勢卻已變化,差距逐漸拉開。而「二二八牽手護台灣」運動的舉辦,也有一個插曲,那就是理論上活動高潮,是李扁在台上手拉手接受歡呼,代表一種台灣主體價值的傳承。未料新系在操盤的扁陣營,卻擔心「聲勢太高」,老李會搶走助選功勞,而加以反對,刻意在兩人中間,安排其他人站在台上,不讓李扁牽手。

可是說也奇怪,阿扁到了台上卻如有神助,就不按舞台導演指示,直接走向老李身旁拉起手來;在全國注目的現場直播中,此舉真正起了「喚醒選票」的化學作用,扁營的聲勢立即高漲起來。當時新聞界都知道,操盤的新系一直很不高興他們「設計」的李扁不搭招數,竟被破解!

就選戰節奏而言,扁營該把握此波選票被喚醒的訣竅,李扁可有更進一步的加持造勢設計,但新系卻將其束之高閣,反而選擇低調下來。因此二二八之後,老李就一旁涼快了,扁也沒有其他大型造勢,就只剩拜票及常見的掃街,並無其他新聞亮點設計。

然後就發生了三一九槍擊案!此案發生,理論上會提升扁營的同情票,但事實相反:第一,傷勢不嚴重;第二,藍營加上強勢主流媒體,進行了反宣傳,指「槍傷造假」,且陳文茜用小護士配合演出;第三,扁營竟派出邱義仁開國際矚目記者會,發出有名的「神秘微笑」!此舉使得藍營更有理由質疑綠營在「詐賭」!且挺綠大眾的熱情也受挫。

邱義仁到底是不小心,還是刻意的,我們並不清楚,但幫倒忙是一定的!選後我去探望阿扁總統,扁拿了一份選前三天做的大型民調(各縣市都進行的滾動式精確民調),清楚顯示扁營那時贏三十萬票,但發生槍擊案,加上邱義仁神秘一笑後,投票結果只贏三萬票,留下藍營抗爭的絕大後遺症;更把整個綠營運勢弄壞了。邱某人算是衰尾道人吧。

無論如何,每個陣營,每個世代,都有正派與邪門的同時存在;然而正派能量遠大於邪門時(例如這一次的監委補提名,好樣的陳建仁),這個陣營的福報就會來敲門,否則麻煩不斷。

本文轉自:http://www.peoplenews.tw/news/276800cf-508a-4f23-9a48-6885af7aa9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