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記】歷史的偶然
老包
2017/02/17 第期
電視名嘴、老朋友汪笨湖去世了。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想起兩件事;第一件是媒體大環境實在不好,我周遭的媒體文化人幾乎都在鬱悶中過日子。想當年我去請託經營之神王永慶,盼能助文化人一臂之力,而老人家也爽快答應,可惜最後因有些文化人的短視,而未能達陣…否則今日又將可造就多麼不一樣的文化局面?
電視名嘴、老朋友汪笨湖去世了。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想起兩件事;第一件是媒體大環境實在不好,我周遭的媒體文化人幾乎都在鬱悶中過日子。想當年我去請託經營之神王永慶,盼能助文化人一臂之力,而老人家也爽快答應,可惜最後因有些文化人的短視,而未能達陣…否則今日又將可造就多麼不一樣的文化局面?

謝長廷:智多星,命多蹇

第二件事,謝長廷去年將赴日擔任大使前,我們曾在一起聊天。當時我想到從創立民進黨以來,由於特具才華,備受黨內外打擊與排擠的他,又將遠赴他鄉為國奉獻,不免感慨良多。那一天我們很少談到政治,倒是聊到不少日本與台灣的文化內涵諸事。末了我說:一輩子無愧於心在為台灣做事,但多數時候,小人得志,君子徒呼負負。因此有一點,我們一定要贏過那些小人,才有天理──那就是我們一定要比他們更快樂!而且,很重要的,一定要把身體健康顧好!

我在喃喃自語這些話時,也想到西元2000年時,在我的要求與安排之下,台灣兩大傳奇人物,李登輝和謝長廷,第一次在翠山莊碰面了。那一天他們兩人談興大起,我在旁邊幾乎沒有插嘴餘地,只記得他們在大談台、日的歷史文化。老李也說1990年他召開國是會議時,謝有主持其中一個小組的會議,他有到場旁聽很久,發現謝是所有小組主持人中,最有主持能力的,政治才華很難掩蓋…之類的。這兩人談了將近三個小時!謝和我要告辭離開時,老李拉住我,說:你再等一下。

因此,謝先生就先離開了。回頭一坐定,老先生忽然臉色一正,說:「有些事我不願當他面講,你替我轉達三件事!很重要!一定要說…」這是十六年前的事,李前總統要我轉告的三件事,其中兩件我印象已模糊,但第三件卻記得很清楚──老李說:你告訴他,我知道他是一個有才華、也願意為台灣做事的人,也知道他「在黨內的處境」(當時民進黨剛取得中央政權,很多人想防堵謝,運用手段聯合打擊謝的傳聞四起),但你叫他記得:要學習德川家康,忍耐!他是留日的,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後來花了很多時間,去看德川家康的故事。德川家康忍功一流,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很重要的一點,戰國三雄(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和德川家康)年紀相差不多,德川是到了七十歲(戰國時代四、五十歲已算高齡)才取得天下,卻因對於政治縱深的思維特別強,終於建立一個統一日本的近三百年盛世。啊,活得久,是政治家一門很高的學問呢。

謝長廷雖然時運不濟,未能登上大位,卻仍持續發揮對台灣重大的影響力。2014年,他運用獨特的「外柔內剛」政治藝術,關鍵時刻拉拔了政治素人柯P,使柯P不但在首都大勝黨國食物鏈,更產生人人傳誦的「外溢效應」,促使綠營在2016年大獲全勝,取得中央政權。

兩個素人,正在影響台灣政治

同一個時代,兩個政治素人小英、柯P在主導台灣的前途與發展,這是很不可思議的歷史的偶然,但也呈現不少因政治生澀所帶來的險境。最近小英總統的用人與政策推行,受到不少質疑批評,支持者也有頗多怨言。而在首都,柯P經歷長達一年的聲望低落、備受責難艱困時期,最近卻豁然開朗了。這世界真是很奇妙,「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古人的詩句,用來形容政治素人的事業表現,有時竟是如此貼切。

柯P本來和小英總統類似,都是屬於「邁向死亡交叉點」,滿意度被不滿意度超車的顧人怨族群。然而最近柯P從善如流,改變若干自以為是的作風以後(譬如較謙虛、也懂得稱讚部屬、為部屬多方打氣;更重要的,很努力想辦法,鼓勵團隊以各種有意義的創意,要讓天龍國接上「地氣」…),竟在台北燈會有了令人刮目相看的表現,各方讚譽之聲不斷,20-40歲族群,對他的支持甚至高達七成。

最新的電子媒體民調指出,台灣政治人物聲望,陳菊62%、賴清德58%,排第三的是柯P的50%(老K最高的是朱立倫,排第七,38%;小英總統仍在低潮中,排第十一,29%)。在台北這種天龍國,能有支持度遠大於不支持的50%,真是很不容易了。

歷史的偶然,台派兩個政治素人在主導台灣前途,本來就會險境重重,所幸現在柯蔡防線還能勉強挺住。但願小英總統,也能很快回過神來──只要願意學柯P,從善如流(當然是聽取有意義的建議),豁然開朗應可期待也。

本文來自:http://www.peoplenews.tw/news/e6c937da-f7ee-4d82-bc1f-a5e7684623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