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日記】綠色品質被稀釋
老包
2017/02/16 第期
八大工商團體舉行新春團拜,總統和經濟部長都應邀致詞。之後本來是要討論三年一度的全國產業發展會議,不料卻成「訴苦」大會,各工商團體理事長都將近期接到的民怨,全數反映給經長李世光。
八大工商團體舉行新春團拜,總統和經濟部長都應邀致詞。之後本來是要討論三年一度的全國產業發展會議,不料卻成「訴苦」大會,各工商團體理事長都將近期接到的民怨,全數反映給經長李世光。

真民怨vs.真敷衍:執政敗壞的徵兆

這裡所謂的「民怨」,其實就是一例一休!根據記者的描述,其急切的抱怨,簡直就是「八大門派圍攻光明頂」──「過去政府以為是替勞工爭權益,事實證明跟勞工的預期有落差,薪資不增反減,物價還上漲,勞工受到的傷害不會比雇主少」;「錯誤的政策,何妨朝令夕改?」建議勿等半年後才檢討,要儘快提配套…。

我很仔細看了這一則新聞,內心有很多感慨:一例一休這種新政府自找麻煩的失敗政策,已經因此拉下一個勞動部長;但工商界顯然並不信任新政府會把政策改掉弄好,才會有這種「圍攻光明頂」現象。換了部長也沒用?那新政府換部長的目的是什麼?

我更納悶的是:台灣地方並不大,八大工商團體對一例一休這麼不以為然,那我們這個經濟部長,在此之前竟都無感、不知道嗎?中小企業總會理事長說她的會員(中小企業),衝擊最大,「會員一直怪我沒有跟政府反映,其實早就講了很多次」。如果說一例一休是在陷害新政府,是泛綠陣營的政治陷阱,那這個經濟部長李世光,在過程中都沒有提出異議,或試圖加以制止,這還算是可靠的執政團隊、命運共同的成員嗎?

與綠營交情不錯的工業區廠商聯合會理事長,秦嘉鴻直言,從南到北的工業區,反彈強烈,若政府再不積極處理,未來選情恐會「並軌」(台語,被翻盤、慘敗的意思)。

我的心情其實和這些企業界人士相類似,縱使它換了新的勞動部長,並不表示它會從善如流。蔡總統在致詞時表示,「將竭盡所能,支持所有產業,跨越轉型障礙」,這樣的說辭,就是看稿說話而已,不會真的有什麼「竭盡所能」吧,否則企業界不會這麼沒信心啦。而已經就任將近九個月的經濟部長,在這件令工商業界集體大反彈的政策上,既然不能有所作為,以協助新政府和工商界更有默契拚經濟,那角色作用又是什麼?就只是一份領薪水的工作嗎?

說了也沒用:中樞神經開始麻痺

換了勞動部長並不表示一例一休爭議會解決?這種心情和「自自冉冉」已被證明是錯誤,仍不肯改正重印,我們的懊惱,其實很類似。新政府上台八個多月,支持者就大感未來選情恐會「並軌」,我想關鍵就在「說了也沒用」,而不是新手上路不熟悉被嫌棄吧。

我過去在看扁、長、蘇、游這些「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經驗中,從未出現過這般輿論一再反應,當政者卻無動於衷的麻木,或自我感覺良好(快速反應是綠色執政的特點之一)。現在「自自冉冉」春聯事件,加上這一例一休爭議,算是讓我大開眼界,但也很不習慣就是了。台灣正面臨多麼殘酷的競爭──連世界最強國老美,川普都在使盡渾身解數要拚經濟了,我們何能例外?──但當權者卻只是在「顧一個官位,領一份薪水」(昔日蔣家叛逆孫蔣友柏,批評馬英九等人的名言),這種老藍的思維打轉;往昔綠色執政,那令人熱血奔騰的使命感,經此「老藍男」當官混日子哲學的稀釋打擊,似已所剩無幾了。

老藍男還曾經反過來譏笑綠營,「因為綠營本來就沒財經人才啊」,所以才必須由他們上場。我不知道林信義、許添財他們這些人,聽了感想如何?前者是產業界打滾過來,被譽為「台灣艾柯卡」(反敗為勝之意)的著名CEO,且在綠色政府時代有過亮麗政績與表現;後者是財經專家、兩任台南市長、三屆國會議員(著名的財經立委),財經見解及眼光以銳利聞名…。但最重要的,是他們有一種使命感,而非老藍男的經營官位思維。但他們不能幫新政府做什麼。我很納悶,就因為許添財是民進黨籍(也非新潮流),所以不能當可以快速反應工商界心聲的經濟部長?

等到有一天,綠色執政的核心拚鬥精神,被老藍男稀釋殆盡了,然後另外一個蔣友柏跳出來批評新政府:「未將民主精神帶進來,只是搶個位子而已」──那時,就是綠營被帶賽拖累,被「並軌」的時候了。

本文轉自:http://www.peoplenews.tw/news/88e4076f-fe15-49fd-980d-ecd6d7a04ca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