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強向前行,啥米攏毋驚!
郭麗娟
2003/07/21 第382期
台灣從SARS禁止旅遊名單除名後,各行各業紛紛提振士氣,全力拚經濟,許多廣告不約而同選擇「向前行」做為廣告歌曲,輕快的旋律,滿懷抱負的歌詞,讓人對未來充滿希望,這首一九九○年代台語歌的代表作,直到今日仍相當具有震撼力。 「向前行」的詞曲作者林強,因這首歌一炮而紅,長期受打壓、冷落的台語歌,也曾因此出現一線「復興台語文化」的契機,然而,林強卻很單純的只想當一個愛唱歌的音樂人。
◆叛逆少年 西洋音樂裡尋夢

林強,本名林志峰,一九六四年生於彰化市孔廟旁,從小就不愛唸書,別人看到教科書是「越看越討厭」,他是還來不及討厭就睡著了。唯有上音樂課時唱唱歌,讓他覺得比較有趣,隨著年齡漸長,那種想把心聲說出來,又不知如何表達時,林強就用歌唱來抒發內心的情感。

國中時,老師在台上上課,林強在抽屜裡放著一本歌本偷偷哼唱,當時在校園間刮起一股民歌風,如「木棉道」、「微風往事」、「恰似你的溫柔」等,回想起這段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歲月,他覺得自己會喜歡音樂是源於愛唱歌。

當時的教育體制強行北京語政策,不准學生講台語,違規者輕則罰錢,重則體罰,這種高壓、箝制的教育政策,讓道地的台灣囝仔無所適從。因為北京語不是自己的語言,卻被迫學習,屬於自己語言的台語,又被嚴格禁止。不喜歡聽北京語歌,早期的台灣創作歌謠又太過悲情,無法表達出當代年輕人的心聲,不願屈就又無法在自己的歌謠中找到歸屬感的林強,開始走向西洋音樂,「學生之音」、「排行榜」等西洋頻道,是他最喜歡也是學習的對象。

高一時全家遷居台中,就讀明道中學美工科時,林強和幾位喜歡音樂的同學組了一個樂團,練習的場地就在他家的地下室,唱的都是西洋歌曲。

◆擇善固執 還差點畢不了業

問起林強當初怎麼會想要學樂器?

「為了吸引女孩子的注意啊!」林強答得理所當然。

高中校園裡,有些男同學彈著吉他唱歌時,身邊就會圍一群女生,青春期的男孩子總希望引起女孩子的注意,如果功課不是頂尖,人又長得不帥的話,拿一把吉他彈彈唱唱,就可以為自己製造不少親近異性的機會。

樂團組了一年後就解散,因為同班同學都升上二年級,只有林強留級,不喜歡念書又整天玩音樂,讓他當了三年的「高一學生」,眼見和自己同時進學校的同學要畢業了,他還在讀高一,學校也覺得有這樣的學生很不光采,就以讓他一年級學科成績及格做條件,希望他轉學,於是林強就轉到青年中學從高二開始讀,剛開始讀美術班,後來轉入戲劇班,兩年後終於「完成」高中學業。

轉到青年中學的林強仍然喜歡翹課,他都翹課去看漫畫、撞球、電動玩具店,也常跑去山上或海邊,一坐就是一整天,因為喜歡自己一個人靜靜地發呆的感覺,但是老師都不相信他真的到山上或海邊,而且一坐就是一天,因此老師給他的評語是:特立獨行、不合群、孤僻。

畢業前,由於曠課太多,加上學校要求畢業班的學生要繳給學校一筆「教育基金」,擺明了要揩學生的油,林強覺得不合理,拒絕繳這筆「教育基金」,也就拿不到畢業證書,但最後學校禁不起林強的母親發動眼淚攻勢,最後還是發給他一張畢業證書。

◆民歌比賽 大唱「茫.惘.夢」

高中畢業馬上到了服兵役的年齡,新兵訓練的資料上,林強讀美術班和音樂班的資歷,讓他被挑進「海軍藝術工作大隊」。退伍之後,喜歡音樂和電影的林強想到台北發展,為了安撫父母,林強就表明如果台北找不到適合發展的工作,就回台中跟他們一起「賣豬腳」。

「賣豬腳」?

原來林強的父母所開的店就是在台中鼎鼎有名的「阿水師豬腳大王」。就這樣,林強懷抱著夢想來到台北,剛開始他積極到各大唱片公司應徵,但因經驗和學歷的受限,被拒門外,他就找了個和自己興趣沾得上邊的工作,就是到唱片行賣唱片,受聘到海山唱片設於鴻源百貨(現在的環亞百貨)唱片專櫃,負責西洋音樂的部門。

一年多以後,一九八八年,林強參加「木船民歌比賽」,雖然對自己的歌聲沒有十足的把握,他還是報名參加,決賽時所有的歌手都唱北京語歌,只有林強唱自己寫的台語歌「茫‧惘‧夢」,真言社的老闆倪重華覺得這個年輕人很有意思,在會後找他聊天,知道他對音樂的熱愛後,讓他先進真言社當製作助理。

在當製作助理的兩年期間,林強也陸續創作歌曲,寫好後就拿給老闆聽,老闆就拿給李宗盛和陳昇聽,他們覺得「向前行」這首歌不錯,就計畫幫他出唱片,那是一九九○年年底,林強二十七歲。

◆向前行去 竄紅後心情寂寞

「向前行」歌詞中,講起一個中南部的年輕人想到台北找工作,一心想在事業上打拚,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對未來懷抱著夢想與熱情:

「我欲來去台北打拚,
人講啥米好康ㄟ攏置彼,
朋友笑阮是愛做暝夢的憨子,
不管如何路是自己行。
喔,再會吧!喔,啥米攏毋驚!
喔,再會吧!喔,向前行!」

輕快的旋律,充滿夢想、抱負的歌詞,讓人耳目一新,加上當時這首歌MTV的拍攝場景,就選在剛完工的台北火車站裡;嶄新的建築、熱力四射的舞步,成功地結合在一起,也把林強推上當紅歌手的寶座。

當上歌星,也出版唱片,而且因唱片大賣而快速竄紅,問林強,是否已實現他來台北的夢想?

林強急於否認,當初他來台北是想做做音樂或拍電影,不是當歌星,「向前行」的竄紅,對他來說是意外,直到現在他還是覺得自己的歌唱得並不好,唱片公司要幫他出唱片的時候,他只是覺得說自己寫的歌錄成唱片發行也不錯,並不是想當歌星,尤其在快速竄紅後,生活上的不自由,對娛樂圈生態的不適應,都讓他覺得很不習慣。

一九九○年代初期的台灣,台灣剛解除戒嚴,也解除報禁,整個社會經濟快速起飛,台灣的經濟發展成了「奇蹟」。如果音樂反映時代的聲音,林強如何看待當年的台灣呢?

林強頗為沉重地表示:「當時,我曾經很痛恨『向前行』這首歌!」

◆娛樂世界 還他音樂人本色

這個回答頗讓人驚訝。林強的說法是,「向前行」雖然讓許多人有理想、有希望、有目標,但也促成一些人只是向錢看,一九九○年代隨經濟起飛,每個人一心只想賺錢,像他,因唱片走紅賺了不少錢,但隨之而來的是「歌星」身份的不自由,讓他非常不快樂,因為他要的不是這些,他只是個愛唱歌的人,讓他最難以忍受的是選舉期間,人們播放這首歌,強調的也是向「錢」看齊。

「難道我寫的歌,只有向『錢』看的啟示作用而已嗎?」

當筆者問他,希望人們用那一種更深層的涵義來解讀這首歌時,林強無奈的表示,當初寫這首歌時的歌詞內容,真的也只是傳達一種「向前衝」的淺顯涵意,現在回頭去看十三年前寫的這首歌,林強臉上流露惋惜的神情。

◆春風少年兄 還我音樂人本色

「向前行」創下銷售佳績,人們期待著他的新創作,唱片公司便趁勝追擊,於一九九二年年初,推出「春風少年兄」,但唱片推出後,卻給人一種「炒冷飯」的感覺;因為曲風跟「向前行」差不多,人們開始對這種所謂的「新台灣歌」抱持懷疑的態度。

「向前行」剛推出的時候,人們稱讚林強,說他讓「台語文化復興了!」說他讓台灣歌謠擁有新生命。但林強表示,他只是個愛寫歌、愛唱歌的人而已,沒有那麼神聖的使命感,為了向社會大眾說明自己的初衷,也不希望人們再把「復興台語文化」的大帽子往他頭上戴,所以他是「故意」讓兩張唱片曲風類似,唱片公司為了打鐵趁熱創造銷售業績,也同意他的做法。

一九九三年,出版「娛樂世界」專輯唱片時,CD封套沒有他的照片,也沒有文宣,因為他拒絕商業化的包裝,所以也不配合宣傳,CD裡收錄的都是西洋搖滾樂曲風的台語歌,還給他音樂人的本色,結果如預期所想,市場完全不接受,唱片中盤商將CD一批一批地退回來,還當面告訴他:「你唱得狗吠狼嚎,震耳欲聾,沒有人要聽。」也因為這張唱片導致他和真言社關係絕裂。林強這個名字也從影劇新聞消失。

◆最愛電影 尋夢熱情仍不變

不唱歌的林強,開始追求自己的最愛︱電影。

從以前就喜歡侯孝賢的電影,所以當侯孝賢找他拍【戲夢人生】,演出年輕時代的李天祿時,他一口答應,也開始實現他來台北時的夢想,拍電影。

林強參與演出的電影除【戲夢人生】外,還有:【只要為你活一天】、【南國.再見南國】、【天馬茶坊】......,一九九五年【南國.再見南國】入圍坎城影展,他為這部電影所作的電影歌曲,獲得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二○○一年,他為【千禧曼波】電影作配樂,獲得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

因為喜歡音樂,也為了學得一技之長,林強從一九九五年為【南國.再見南國】寫電影歌曲時,就開始用電腦製作音樂,現在的他,寫寫歌,做做電影配樂,偶爾當一下活動DJ,有好劇本就拍拍戲,收入還過得去,但他當初來台北尋夢的熱情依然不變,因為現在的生活才是他所追求的。

也許人們忘了曾有一個歌星叫做林強,但他仍然是那一個愛寫歌、愛唱歌的大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