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營杉:我不會對員工輕率承諾
田裕斌
2003/08/13 第385期
目前台灣菸酒公司的員工年齡層,的確偏高,更何況有部分員工的專長,已不符合現在公司的需要,整體而言,使對公司盡忠的人數增加,讓工作效率得以提升的效率化經營,才叫做「對員工權益有所保障」。
台灣菸酒公司即將在二○○四年七月一日前完成民營化,其中「第一階段先徵選策略性投資人釋股作業,第二階段上市釋股」引發工會激烈反對,台灣菸酒公司工會聯合會理事長蕭錫斌認為,這是直接引進財團逕行民營化,對於現有員工的保障,將蕩然無存。

不過台灣菸酒公司董事長黃營杉卻不作此想,他表示,自他上任以來,公司方面從未說過要裁員,只有提出優退方案,讓年齡已到退休期限的員工,可以循優退方案退休。但是像公會代表所提出要他承諾「不要裁員、不要減薪」的訴求,黃營杉認為,他如果輕率承諾,他就是在騙人,員工所要的,應該也不是這樣輕率的承諾。

◆工會抗爭焦點 應該更加明確

黃營杉指出,目前員工所企盼的權益,他都知道,也願意與員工站在同一邊,不過應該忠實反映員工意見的工會,在這次民營化的過程中,卻未能扮演好反映員工心聲的角色。尤其是員工所關心的,主要是在民營化後是否能如期拿到年資結算的獎金,及原有工作機會是否能獲得保障的問題,在這次工會的訴求中,並未被明確地拿出來討論,他覺得,工會抗爭的焦點已被模糊化。

然而,目前台灣菸酒公司平均五十歲的員工年齡層,的確偏高,更何況有部分員工的專長,已不符合現在公司的需要,因此把好員工留住,把有生產力問題的員工加以改善,整體而言,使對公司盡忠的人數增加,讓工作效率得以提升的效率化經營,才叫做「對員工權益有所保障。」

黃營杉表示,現有員工適任與否,及員工薪資的調整,都是一般公司所會面臨到的問題,台灣菸酒公司也不例外,因此像工會所要求的,比照公務人員標準對於目前的職位予以保障、薪資依照公務人員比例調整,就目前而言,要提出保障實有窒礙難行之處,尤其在明年總統大選後,黃營杉還卡在是否能連任下一任董事長的問題上,因此他認為,他願意給員工的,是台灣菸酒公司未來走向的願景,並非明知不可為而為,違反企業經營原則的保證。

◆策略性的投資是為了國際化

至於工會激烈反對引進策略性投資人的做法,黃營杉解釋,這是為打開台灣菸酒公司在亞洲、甚至國際市場所應該採取的作法。黃營杉以他「一二三作戰」的構想,解釋未來台灣菸酒公司若要走出自己的一條路,所要達到的目標。

一是「營業額增加一○%」,希望能以銷售帶動生產、由生產帶動員工就業,讓產能利用率增加,在固定成本不變下,創造出更多的利潤。就目前台灣菸酒公司的幾項主力商品而言,香菸在銷售量方面擁有五○%、銷售金額擁有三六%的市占率;而台灣啤酒方面,以往都有八二%左右的市占率,但自去年開放中國啤酒進口以來,銷量一度掉到七四%,不過最近有明顯的回升,公司內部預估,到年底台啤的市占率,將可能回到八○%左右。

二是「利潤增加二○%」,去年整年度台灣菸酒公司的稅前盈餘為六一億元,而今年光是上半年度,稅前盈餘就已高達三十八‧八億元,每股稅後盈餘(EPS)為一‧一元,保守估計,今年台灣菸酒公司的盈餘,將可能超越七十億元,每股稅後盈餘挑戰二元,目前台灣菸酒公司每天都可以作到二億五千萬元的生意,所以二○%成長的獲利目標,可望順利達成。

三是「二○○四年完成民營化」,除了依政府規定需在七月一日前完成民營化外,黃營杉認為,還必須自外界引入策略性投資人,替未來台灣菸酒公司的經營加分,尤其未來在民營化時,雖然公司內部分為香菸、烈酒、啤酒和流通等四大部門,但在實際釋股時,應以單一公司民營化為原則,輔以高EPS的誘因,吸引條件傑出的策略性投資人,共同把具競爭力的長壽煙、台灣啤酒,推進中國市場。

◆民營化三前提 黃營杉很堅持

此外,黃營杉堅持,台灣菸酒公司的民營化,必須在符合「保障員工權益」、「提升公司競爭力」及「創造台灣產業發展」三大前提下,才算成功。

所以在既定目標明確下,台灣菸酒公司推動民營化的架構計畫,已初步獲得財政部同意,黃營杉也已對外證實,將直接選定具備菸酒產銷專業的特定人,以競標議價方式進行第一階段釋股,且對象不限定為本國公司,待行政院核准後,財政部方面將立即著手進行細部規劃,包括訂定每股底價、釋股比例,並成立釋股對象評選委員會,有機會在總統大選後,釋出五○%以上的股權。

黃營杉強調,引進策略性投資人絕不是把菸酒公司交到財團手中,相反地,純粹操作性財團在評選之際不會有機會入選,引進策略性投資人的目的,在於提升獲利及菸酒產銷相關核心能力,使台灣菸酒公司因為策略性投資人的加入,而產生加分的作用。

在台灣加入WTO的衝擊下,由於加徵菸酒稅的影響,台灣除了香菸、啤酒與高粱酒等少數產品仍具有競爭力外,一般烈酒在重稅及洋酒的入侵之下,市場銷售情況都被打得落花流水。因此民營化及整體公司產業政策的調整,就成為台灣菸酒公司再起,並引領兩岸風騷的重要一步。而從業務員起家,做了二十一年生意的黃營杉,這次是否能引領台灣菸酒公司成功民營化,是對他、也是提升公司競爭力的一大挑戰。

一百二十場說明會顯示誠意

這次在抗議台灣菸酒公司民營化的過程中,工會代表抗議手段激烈,尤其對外發言更為激進,黃營杉認為,放棄理性討論,改以走偏鋒的方式表達自己的訴求,都是被民意代表教壞的觀念。 黃營杉說,有很多工會幹部認為,既然站在反對的立場,在肢體動作與語言表現上,就必須要比較激烈,才會產生效果,像是在公司外面拉起白布條、聚眾呼口號等,但他認為,要表達意見不盡然要這樣做。 黃營杉指出,從他以下,公司的領導階層包括副董事長、總經理、協理等,都願意親自與員工溝通,據統計,從今年四月到七月,公司方面就辦了八十七場的說明會,而從七月廿四日至八月七日為止,也辦了卅三場,公司方面如果沒有誠意,又何必勞師動眾辦了百餘場說明會,還落得被工會說成完全未與工會協商的黑臉。 (田裕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