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艦案風暴】泛藍轉移焦點 簡又新滿腹委屈
陳宗逸
2003/03/14 第364期
對照今昔的立法院生態,簡又新除了感嘆時空變化真的很快之外,也對某些立委的問政品質,表示相當的憂心。
簡又新陰錯陽差成為拉法葉採購弊案最新的目標,甚至讓他少見的在立法院動怒,讓人看到了外交部長強硬的另一面。一向說話溫和有條理的他,經過了一個星期來媒體與泛藍政客對他的強烈打擊,雖然憤怒依舊,但最後還是苦笑著說:「唉!掃到颱風尾......」。

◆這一切都只是程序問題

重新整理汪傳浦文書認證的風波,簡又新認為,這種文書驗證的工作,本來就是領務局層級就可以決定處理的事情,屬於事務性的工作,用不著通過他的這個關卡,即使汪傳浦的身分特殊,駐英代表處自己開會決定,領務局依照標準作業程序辦事,也無可厚非。硬要將文書驗證的過程,扯上他與汪傳浦的關係,實在是血口噴人!

在文書認證這個程序上面,究竟該不該給通緝犯認證?簡又新分析,不管發不發,在學理上一直都有兩派意見,一派是站在基本人權的觀點上面,認為通緝犯也是人,文書認證只是證明他這一個人「存在」,並無不可。而另一派的學理,則認為通緝犯「與國家司法體系為敵」,所以國家公權力沒有必要為他提供認證。簡又新認為,就是因為到底給不給這個問題,有爭議性,即使不給他,汪傳浦還是可以提出行政救濟上訴,所以說外交部甚至他個人,對汪傳浦刻意保護,說不過去。

因此。簡又新認為,領務單位依照標準作業程序,提供給汪傳浦認證,並無不妥。但是,後來監院認為有爭議,這個做法不符合國家利益,外交部在三月三日才撤銷汪的文書認證,整個過程就是這樣,相當單純。

觀察世界各國,類似這種給通緝犯文書身分認證的案例,簡又新表示例子相當的多,至於給不給,並沒有個一定的標準,通常依照每一個通緝犯的案件來判斷。如果該國的司法單位,要求外交單位註銷通緝犯的護照與驗證,通常外交單位會照辦。而汪傳浦的案件中,原本領務局給他認證,因為監察院建議註銷,所以外交部才照辦,這一切都只是程序問題。

◆詹憲卿因行政疏失去職

至於在野黨緊咬前領務局長詹憲卿去職,是為了要掩蓋簡又新在案中的曖昧,簡又新反駁,詹憲卿的去職,純粹是因為三年前日內瓦辦事處,在是否要給汪傳浦認證所傳回來給外交部請示的電文,竟然被他搞丟了。丟掉機密公文,本來就是一個重大行政疏失,詹憲卿的去職與這次的文書認證沒有關係。更何況,三年前簡又新還是總統府副秘書長,又不是外交部長,他認為這未免也扯得太遠了一點!

簡又新認為,不論是三年前的日內瓦,或者是今年的英國,駐外單位在發給汪傳浦文書認證的時候,確實有行政瑕疵,詹憲卿也是因為這個行政瑕疵而下台。但是,簡又新強調,有行政瑕疵,並不一定代表一定有包庇,兩者不可畫上等號,該負責的層面就要負責,但是沒有缺失的環節,就絕不能輕易認輸。

為了抓汪傳浦,簡又新表示他之前曾經向英國政府多次詢問,是否可以協助台灣緝捕、引渡回來。英國政府礙於和台灣沒有正式外交關係,更沒有引渡條例,所以一直無功而返。簡又新以這個例子,說明他和汪傳浦的關係,根本不像外界所想像。

◆質詢稿與汪傳浦沒關係

簡又新承認,他當年當立委(一九八三︱一九八七年)的時候,基於選民服務,他或許認識這個人。但是十幾年來,經過他職務的調換,以及政治環境改變,他們已經沒有聯絡了。而拉法葉案發生的期間,他擔任的是環保署署長,在業務範圍內,他要如何給汪傳浦好處?

至於簡又新在立委期間,有關於國防工業的三篇質詢稿,也被外界指明是為汪傳浦質詢,簡又新拿著從立法院調出來的稿子,笑著說明,他原本不知道外界講的到底是哪三篇?他也記不清楚,一看到媒體登了之後,他才恍然大悟!這三篇稿子,是他當年為了「台灣第一個科技立委」這個稱號,一系列要求政府正視科技生根台灣的質詢,三篇都有一個同樣的主軸。其中,一篇要求不要買西門子公司的軍用通信系統,一篇要求基礎教練機由中科院研發,另一篇則是要求中船國艦國造,簡又新笑著表示,他們指這些稿子是為軍火商關說,內容卻是要求台灣自主研發武器裝備,這些指控不是很荒謬嗎?

曾經在戒嚴時期當過增額立委,如今身為政務官卻卯上立委,簡又新對照今昔的問政,感慨尤其深。他回憶,當年在立法院,增額立委就是那麼幾個,一上台發言,不管自己有再多的不滿,台下黨鞭一有暗號,就要下台一鞠躬。而表決結果,往往還沒有開議就知道。對照今天的立法院生態,簡又新除了感嘆時空變化真的很快之外,也對某些立委的問政品質,表示相當的憂心。

◆為抗議正面對上李慶華

簡又新覺得,立法院監督行政單位,天經地義,做官的本來就是要被監督,但是立委在提出監督之前,自己是否應該做好功課?事事都要講究證據,不要隨意的針對議題加以臆測,這樣國內的政治亂象怎麼可能會有出路?

至於立委李慶華,從上週開始,不論在立法院委員會,或者是召開的記者會上,不斷的拿著報紙與坊間書刊,直指簡又新與汪傳浦之間「有鬼」,甚至簡又新是拉法葉弊案中所謂的「邪惡勢力」。對於他的一路緊咬,簡又新從剛開始的忍氣吞聲,變成在國會殿堂上公開震怒,高聲質疑李慶華的指控,期間轉變實在很大。

簡又新說,他們之間的恩怨,已經不是今天的事情了,他也忍很久,這次實在是忍無可忍!簡又新覺得,自己一生清清白白,光明正大,他思前想後,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國家的事情,這次被李慶華這樣一搞,本來覺得自己再怎樣也是個做官的,能忍則忍,想不到事情演變成這樣黑白不分,再不跳出來反制,實在對不起自己一生的耕耘。

再者,簡又新也認為,他正面對上李慶華,除了為自己出一口氣,也是為整個外交部出一口氣。他覺得,外交部上上下下碰到這種事情,最近的氣壓也很低,部內同仁都在看他這個部長,到底要怎麼表現?如果他閃閃躲躲、息事寧人,那麼整個外交部不但認為他真的「有什麼」?恐怕未來即使船過水無痕,他在同仁的眼中恐怕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評價!

◆政務官要處處委曲求全

至於,面對此次文書認證獲准再撤銷的風波,外交部未來是否對於文書認證的標準作業程序,會有所檢討。簡又新表示,其實現在針對相關的檢討改進工作,已經在進行了,外交部目前將與法務部和司法院密切商量,對於通緝犯的文書認證問題,進一步取得共識,希望能夠更周全的保護合法國民的權益。

而向李慶華開戰,簡又新要如何面對未來,整個內閣團隊與立院在野陣營的和諧?簡又新倒是認為,他這次只告李慶華一個立委,衝突的影響層面有限。但是,他還是要感慨,民主自由的社會,法治常常是被忽略的一環,台灣就是過於民主自由,讓人忘了法治的重要。而他身為政務官,雖然處處委曲求全,但是如果到了無法求全的關頭,簡又新強調,他還是會挺身一戰的。

石瑞琦接受震撼教育

■阿里山火車出軌意外發生在三月一日,外界戲稱當天上任的行政院發言人林佳龍一上任就出事,新官上任就碰上大狀況。這個感觸,才剛剛接任外交部新聞文化司司長兼發言人的石瑞琦,恐怕也有同樣的感受。 部長簡又新抱怨,他一打開電視就看到人家在罵他,關上電視打開收音機,也是在罵他,聽在平常與記者周旋的石瑞琦耳裡,份外難受。業務才剛剛上手,石瑞琦笑稱,這次文書認證的這個陣仗,真的是讓他受到一場「震撼教育」,是一個難得的體驗。石瑞琦在整個事情發展的過程中,時時圍繞在簡又新四周,迅速又有效率的提供給部長最新的新聞分析,讓簡又新在立法院與李慶華大戰的時候,不至於搞不清楚狀況。 石瑞琦一直感嘆,他看著親民黨立委,似乎有計劃的一個又一個開記者會,所有的言詞充滿陷阱,他急在心裡頭,深怕部長一個不小心,就在議場掉入口水陷阱,無法自清。他一直在想辦法,能不能夠在部長接受質詢,或者接受記者套話的時候,第一時間提醒他哪裡要注意? 石瑞琦覺得,他這一個星期跟在部長身邊,面對強勁的炮火,學到很多東西。他認為,部長是學理工出身的,談話思路都相當清楚,讓他未來在相關業務上面,直覺到這個特質的重要性。 (陳宗逸)